人文.jpg

作者: [美] 菲利普·E. 毕肖普

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团

副标题: 人文艺术通史

译者: 陈永国

出版年: 2018-3-1

页数: 548

定价: 198

装帧: 精装

ISBN: 978750868232

 

    我们身处一个容易遗忘的时代,幸而还有些东西经得住时光的考验。其中有一条流脉叫“人文精神”。歌德说:“如果你说不出过去三千年的事情,那你就处在黑暗之中,毫无经验,浑浑度日。”歌德的话指出了我们为什么需要读一些历史的原因。

    开启《人文精神的伟大冒险》其实不难。全美近百所高校以它为教材,对于感兴趣的“编外学员”,它的阅读大门同样开放。全书编排框架明晰,线性中分主题,提供图文并茂、点面结合的阐述方式,涵盖图像艺术、造型艺术、音乐艺术、建筑艺术、人体艺术、表演艺术、文学艺术等领域,深度有不足,广博则足够。就“通识”之目的,达到了。

    该书的考察起于史前时期,在人类发明书写之前,艺术的形式表现在面具、塑像、陵墓等方面,在神迹普现的神话时代,人的创造性已如萤光闪现。“人文精神”的思想内涵是非常丰富的,当然,确切的说,它指的是肇始于公元前5世纪的古希腊文明,学者们把对神的关注转向人间,试图从现实出发探究宇宙万物的真实面目,了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种思想理念在中世纪一度湮埋,在文艺复兴时期重新发现,在启蒙时代发扬光大,在现代文明里集中表现为珍视人的价值的态度。从远古至21世纪,浓缩成一部通史。

    作者采取了综合看待文化史的视角。没有哪种艺术是孤立的,它们必须放置到历史背景中加以考察,即每个时期的政治、经济、社会与艺术的相互影响。如果仅仅停留在艺术品的赏析,就过于薄弱了;如果对作品做宏阔的背景分析,那要注意避免湮灭艺术品的趣味。如何处理两者的关系,本书做得不错。

    以圆形大剧场为例。圆形剧场大约造于公元72~80年,体现了相当成熟的罗马式建筑风格。作者说:“圆形剧场是罗马工程的骄傲,也是罗马人喜好公共景观的一大贡献。装饰性的浮雕圆柱记录了罗马艺术对希腊艺术的借鉴。但复杂的拱门排列和支撑5万名观众席的穹窿则是纯粹的罗马创造。”奥古斯都雕塑、图拉真凯旋门、图拉真论坛、波图努斯神庙、君士坦丁长方形会堂、万神殿……这些建筑的风格和圆形剧场很接近。这是罗马艺术的共同特征,这些特征与罗马帝国的政体密切相连,着力突出统治者的伟大与神圣。作者还谈及罗马人的日常生活,谈到庞贝城的城建和住宅区划,谈到罗马时期的女性地位,谈到维吉尔、贺拉斯的文学创作,谈到斯多葛学派的哲学理论。它们汇聚一起,共同打造了“帝国的艺术”,反映了渗透到人文艺术里的罗马人的物质生活,还有他们的期待、向往与价值观。

    艺术是时代精神的凝聚。即使面对中世纪的漫长“黑暗”,作者没有放弃对该时期历史面貌的展现和人文精神的挖掘。比如,他以“哥特的觉醒”强调中世纪晚期欧洲城镇和王国的兴起,哥特建筑运动既是宗教热情的反映,同时反映了世俗权力和财富的推动力。中世纪虽然氛围压抑,人文之光仍有闪烁,比如大学的出现,托马斯·阿奎那的神学观,乔叟与薄伽丘的故事集,有了这些萌芽的抽长,方才有文艺复兴的繁花胜景。

    作者书写每个时代的笔墨比较均匀,不像大部分艺术史那样只专注几个巅峰时期,因此更能体现历史的连贯性。我们能够从本书中找到中世纪和文艺复兴的一些共同的特性,比如它们同样弥漫的浓郁的宗教氛围,文艺复兴在提升人的价值的同时并不要求推翻神的统治,而是倡议宗教改革。人文精神并非尽善尽美,比如,作者谈及蒙田在《为雷蒙·塞蓬德辩护》一文里质疑了最普遍的人文主义思想——人对于其他动物的优越性。蒙田问道:“当我和我的猫玩耍的时候,谁知道我是她的消遣还是她是我的消遣?”他还说,“这样一个可怜的弱小的生物”——一个人,“竟然自称是宇宙的主人和上帝……”在蒙田的思想里种下的怀疑主义的苗子,将来会全面催化,掀起新的思想浪潮。

    人文艺术成就浩如烟海,到底应该选取哪些材料,极其考验作者的视野和素养。菲利普·E. 毕肖普具有超过25年的艺术和人文学科的教学和写作经验,他对于《人文精神的伟大冒险》这样的“一卷本”人文艺术通史的编写大致是得到肯定的。他选取的所有作品都可说是人文精神的文艺典范。有些作品入选是因其体现的风格鲜明。比如,法国沙特尔大教堂12世纪的有色玻璃窗《美玻璃圣母》,这种诡谲绮丽确实是哥特式的审美。有些作品入选是因为起到了承前启后的桥梁作用,比如乔托的宗教画、贝尔尼尼的雕塑。有些作品的入选突出了个人对时代的突出影响,比如“文艺复兴三杰”的雕塑与油画,比如莎士比亚的戏剧。有些作品的入选是因为它们开创了新道路,比如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毕加索的《阿维农的少女》。有些作品的入选是代表了社会思潮的风向,比如安迪·沃霍尔体现消费主义的作品《梦露双折画》,朱迪·芝加哥的女权主义装置艺术《晚宴》。等等。

    玛格丽特·马诺称赞毕肖普,“他表达的思想深刻而具个性,选择的内容谨慎而具权威性”。在毕肖普于2010年4月去世之后,马诺承担了《人文主义的伟大冒险》第七版的修订工作。她一方面扩充了古代文明中关于美索不达米亚、埃及和古代美洲的内容,一方面增补了当代艺术的形式,包括计算机/视频艺术、绿色建筑、后殖民和女性主义艺术家、以及艺术和建筑的全球主义,另外,毕肖普原来开辟“日常生活的窗口”以补充各时代的生活场景,马诺现在增开了“环球视角”辐射更广阔的地球他处的景象。马诺的修订进一步拓展了全书的阈限,符合时代开放发展的需要,在对西方人文主义精神进行展现时,避免把这种文化自豪感等同于西方中心主义的优越感,而力求对西方文明之外的其他人类艺术也给予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