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言: 

多数人心目中的纪晓岚估计还是张国立在《铁齿铜牙纪晓岚》里面演绎的形象,风趣幽默,气质儒雅,连抽大烟都带着一股子文化人的感觉。然而,历史上真正的纪晓岚,会让不少人大吃一惊。

timg.jpg

(图片来自网络)

 <iframe frameborder="no" border="0" marginwidth="0" marginheight="0" width=330 height=86 src="http://music.163.com/outchain/player?type=2&id=224350&auto=0&height=66"></iframe>

重口长相不喜人

由于电视剧的成功以及演员的演技加持,大多数人一提起纪晓岚就会想起张国立,一提起和珅就想起了王刚。然而不管是正史还是野史,这两个人的长相都与电视剧里面的形象有很大的出入。先拿和珅来说,虽然王刚老师长得很喜感,但是真实的和珅却是个美男子,而且是完全可以靠脸升官那种级别的。而纪晓岚却肯定不是张国立老师那种气质儒雅的款了。据有关资料记载,纪晓岚“貌寝短视”,“貌寝”指相貌丑陋,“短视”指的是近视眼,再加上纪晓岚还要抽烟,估计牙齿不太好。这样的外貌,特别是和俊美的和珅站一块比较,可以说是很重口了。

文学题材不一般

    说起纪晓岚的文学成就,许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编纂《四库全书》。然而这并不是纪晓岚自己写的,在《四库全书》上他最多就是个主编,纪晓岚自己编写的著作是《阅微草堂笔记》。不过以我们现在的眼光来看,这部《阅微草堂笔记》可以用恶趣味来形容,类似清朝版的《知音》或《故事会》。《阅微草堂笔记》里的故事题材几乎是重口与狗血齐飞,比如地痞流氓邀请伙伴摧残一妇女,摧残完了才发现是自己老婆;又比如在坟场遇到一个博闻强识的老者,简直具有《百家讲坛》水准,讲王阳明心学讲康德黑格尔一大堆唯物主义,论证世上绝对没有鬼,讲完了,自己却化成一道青烟玩蒸发,等等。这样的重口味题材选择,就是纪晓岚的一次自我放飞。

59d87b4af903f2f066f915f1a30f42ae.jpg

(图片来自网络)

大盘吃肉不含糊

有史料记载,纪晓岚是个肉欲非常重的人。这里的肉欲单纯就是指——爱吃肉,据说他每天吃三顿,每顿一壶浓茶、十盘猪肉,这基本上是动物园里老虎的饮食规格。纪晓岚的人生原则是绝不可能让饭桌上出现任何叶绿素,用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连一瓶雪碧的绿色都不行。但是有一个段子却显示,不仅仅是叶绿素了,连碳水化合物出现在饭桌上,纪晓岚都无法忍受。有一个号称爱吃肉的人试图讨好纪晓岚,向他推荐米饭配红烧肉是极致享受,纪晓岚不屑地问:“米饭是什么?吃这种不伦不类的东西,是对胃的人格侮辱!”这样的口味,可以说是十分朋克、十分重口了。

 

身挂五肾不停歇

    上面提到了纪晓岚爱吃肉,肉欲特别强,而纪晓岚对于另一种意义上的“肉欲”,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个怎么解释呢?简单一点来说,就是身挂五颗肾。民国时期文学家、历史学家孙静庵爆料说,纪晓岚就是清朝版西门庆、一天要做5次爱的性瘾者。据非常靠谱的野史、采蘅之的《虫鸣漫录》记载,纪晓岚日御数女,在对象上讲究多元化,妓女丫环小妾都有,数量上也必须拿得出手,五鼓如朝一次,归寓一次,午间一次,薄暮一次,临卧一次。然而这还是基础配置,有时候“性致”来了,就没有上限了。

而这样出神入化的肾功能,让乾隆都震惊了。同样还是民国时期文学家、历史学家孙静庵曾在《栖霞阁野乘》里继续爆料,表示纪晓岚一日不御女,则肤欲裂,筋欲抽。这一评价也是有来历的。据说纪晓岚在编《四库全书》时,曾住在宫中。要知道皇宫里的女人,包括扫地的大妈都是皇帝的,纪晓岚肯定是不敢碰的。所以纪晓岚几天都没御女,憋得眼睛充血,颧骨红得像要喷血。乾隆来视察工作,看他这样子吓了一跳,以为他工作压力太大走火入魔了。而乾隆对于自己宠爱的臣子可是一位很贴心的上司,立马就问纪晓岚得了什么病,纪晓岚也懒得耍宝了,直接跟当朝皇帝说自己性饥渴。虽然乾隆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被刷新了,但也是很爽快地发了两个宫女给他当福利。而年八十好色不衰,感动大清的纪晓岚与两个御赐的宫女相见欢后,顿觉神清气爽、滋阴壮阳,还逢人就炫耀自己是“奉旨纳妾”。

结语

从长相到文学题材到吃食再到肉欲,说实在的,这样的纪晓岚真的是颠覆大众对他一贯的认知,从内在到外在都不太符合清雅的文化人这一固定印象。然而谁说文化人就一定要清雅呢?这样重口味的纪晓岚也依然是大众认可的才子,才子也可以是“体验派”的也说不定呢?

参考书目:

1、《阅微草堂笔记》,[清]纪晓岚,中华书局,2014年2月1日,ISBN:9787101098051

2、《栖霞阁野乘(外六种)》,孙静安,北京古籍出版社,ISBN 9787530001783

3、《虫鸣漫录》,[清]采蘅之


作者:长腿叔叔与茱蒂

 九.jpg

读书旅行写作,消磨时间最舒适的方式

看历史人物,有时候野史比正史更加有趣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