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艾瑞克·莱维 【英】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 第三帝国对一个文化偶像的歪曲滥用

原作名: Mozartand the Nazis

译者: 杨宁

出版年: 2017-3-1

页数: 460

定价: 68

装帧: 平装

ISBN: 9787549589555

1756年1月27日, 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诞生在神圣罗马帝国境内的萨尔茨堡。1791年12月5日,莫扎特离世。短短35年,莫扎特为世界留下了一批珍贵的音乐瑰宝,影响力绵长深远。

    正因如此,在莫扎特去世150周年之际,即1941年的冬季,第三帝国大张旗鼓地举办了莫扎特纪念音乐会。希特勒青年团领袖巴尔杜尔·冯·席拉赫致开幕词,国民教育与宣传部部长约瑟夫·戈培尔做演讲。

两篇谈话全文附录在英国作家、音乐评论家艾瑞克·莱维撰写的《莫扎特与纳粹》一书里。席拉赫说,“有一个名字在今天响彻时空”,戈培尔说,要“认识到被赐予神恩之人的作品中神性的运作”。发言者激情澎湃,试图把莫扎特打造成文化偶像,然后“以他的名义,我们号召欧洲的年轻人走向战场,为艺术而战”。

    莫扎特不是瓦格纳,没有自觉鲜明的民族理念;他也不是贝多芬,没有蓬勃洋溢的英雄主义;他也不是亨德尔,没有拯救民众的弥赛亚情结。莫扎特的音乐优雅天真、干净清澈,远离政治和尘嚣,似乎不可能成为纳粹的宣传武器。那又如何?

    莱维搜集了许多材料,随着细节的逐渐披露,纳粹为之所做的大量工作一一浮出水面。

    这是一次周密策划的、有预谋的行动。纳粹附加并宣扬莫扎特所谓的大德意志元素,比如他的出生地,他的雅利安血统,还有《女人心》、《魔笛》等德语歌剧。同时,他们大势改造莫扎特的音乐风格,采取缩短宣叙调,删除段落,改编曲目,调整歌剧人物的戏份,推出新版德语歌剧等措施,极力突出莫扎特的德国性。

    有些问题较难处理。比如,莫扎特是共济会成员。这个组织强调人的主体意识,在18世纪时很受艺术家的欢迎,莫扎特著名的歌剧《魔笛》里就充满了共济会的宗教思想和仪式符号。20世纪,共济会成员里有很多犹太人,因此受到纳粹的压制。怎样撇清莫扎特和共济会的关系?有个细节真有意思。希特勒的艺术品位还是不错的,他发话警告不准乱动《魔笛》,但我们看到,《魔笛》最终还是被肆意地润饰修改。清洗运动一旦展开,终究犹如脱缰的野马,其破坏力是连策划者、领导者本人都无法阻止的。

    两次大战差点毁掉了我们赖以生存的世界。如今回头审视这段历史,我们常常会讶异:希特勒之流为什么拥有这么大的号召力?他们如此蛊惑人心,通过一次次演讲、大量的文章或者传单,无数的小旗帜和标语牌,还有绘画雕塑、广场建筑、纪念碑、学校教育、纪录片、电影,以及我们正在谈论的音乐。“武器”本身无过错,端看它握于谁手,用作何途。这些东西日复一日,无孔不入,消融了人们有意识的思考,不知不觉将自己交付。

    莱维揭露了纳粹对莫扎特的歪曲滥用,也刻画了流亡海外的音乐家、文学家对莫扎特的维护,以及其他国家对莫扎特的态度。纳粹上台不久,1933年之后就开始控制音乐生活。德国犹太音乐家被迫纷纷出走。比如,阿尔弗雷德·爱因斯坦,当时他正致力于还原一个纯净而真实的莫扎特,但他的工作因纳粹的迫害而被迫中断。这些音乐人放弃的空间迅速被纳粹占领,音乐成为政治武器,尤其针对青少年发挥了煽动性和潜移默化的教化功能。

    纳粹重视意识形态的控制,文化政策的触角伸向各个领域。即使就音乐领域,莫扎特也非个案。彼得·沃森撰写的《德国天才》中就谈到剧院的“褐色之变”,身着褐衫的冲锋队接管了大剧院,柏林爱乐等乐团的出演曲目必须事先审核等情况。水晶之夜后,犹太音乐出版机构被大量关闭,大批知名曲目被迅速雅利安化。音乐大清洗涉及到阿诺德·勋伯格、赫尔曼·谢尔欣等大批人。第三帝国审美的毒性,为何能深入骨髓,悄然吞噬人类的良心?这是一个深刻的命题。

     莱维聚焦莫扎特,诚然将与他有关的前因后果梳理得很清楚,若能以莫扎特作为破解纳粹文化统治的切口,适当延展深入探讨,让读者对历史的根源,对当时的形势有更全面的了解,那么,本书的视野应能更加宏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