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59806.jpg

《弗雷德里克夫人》创作于1903年,是毛姆戏剧创作巅峰期的代表作之一,颇受好评。据说曾经在伦敦的戏剧舞台连续上演一年多的时间,在商业上也非常成功。本剧主要讲述了一个历经人情冷暖、在情海中几番沉浮的女子终于找到幸福的故事。

在译完作品后,我忽然觉得在某种意义上,《弗雷德里克夫人》和《多特太太》可谓姐妹篇。用简单的话来讲,《弗雷德里克夫人》是“破产的贵族寡妇找到幸福”,《多特太太》是“守寡的有钱老板娘追求幸福”,而且两剧中都有一个叫“吉罗德”的男性角色(我私下怀疑毛姆挺喜欢“吉罗德”这名字的,在其它作品中也会出现!),当然人物设置完全不同。读者如果有兴趣,将两剧对照阅读,就更能体会毛姆对世态人情的细致观察,自然也少不了俏皮幽默、令人捧腹的对白。

不过,《弗雷德里克夫人》的内涵要稍微苦涩一些,尤其是第三幕前半部分,弗雷德里克夫人和年轻的梅瑞诗顿侯爵那场戏——韶华渐逝的中年贵夫人看着镜中的自己,那番台词既像戏谑人生的言辞,又像哀叹逝水流年的内心独白,大有温庭筠笔下“衰桃一树近浅池,似惜红颜镜中老”的意境(语出《古韵春晓》,又称《玉楼春》、《春晓曲》等)。有读者留言说《多特太太》一剧“高甜”,那么本剧应该算“酸甜”吧?

本剧是毛姆喜剧系列的第四部,与前几部作品相比,巧合或者传奇的元素更淡一些,因此人物性格显得更加突出,语言更具特色。比如,福德斯作为在名利场上混得风生水起的贵族男子,在第一幕中,他对政界很是一通冷嘲热讽,“……英国人民喜欢自己的领导者都是一些呆板无趣之人。他们信不过才干卓越之人,他们无法忍受多才多艺之辈,至于睿智的人,更被他们深恶痛绝……亲爱的孩子,接受警告,接受警告。在冗长的讲话中,绝对不能出现活泼俏皮的隽语;在谈话中也一样,绝不能口出妙语……尤其重要的一点,如果你有幽默感,要彻底碾碎,一丝不留。彻底碾碎。”这段话既荒唐又可笑,着实令人发噱,类似的台词还有不少。本剧不仅讥讽朝堂上的大人物,对教会中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的讽刺同样辛辣,比如某位满口仁义道德、长着络腮胡子的大老爷们在给情妇的情书中自称“乖宝宝”——这种对比感强烈的画面难道不令人喷饭吗?!

只是毛姆终究心地厚道,还是让剧中那些慷慨仁慈、真挚温良的人们历经生活的波折后,依然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因此,也希望大家能在甜蜜的故事中找到继续努力、继续前进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