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言

诺斯替主义”(Gnosticism)亦称“灵知主义”。早在公元二世纪,神学家圣伊里奈乌斯为了捍卫正统的基督教信仰,将一部分信徒的异端人士称为“灵知”(Gnosis,这个词亦有“知识”的含义),并撰写《驳斥所有异端》来抵制诺斯替思想。然而,诺斯替思想虽然长期被打压,却一直存在。直到最近,有学者甚至认为它的产生很有可能早于基督教。不管真相如何,诺斯替主义都同基督教一样,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并且现在仍有曼达派团体活跃于伊朗等地。如上所述,从命名来看,诺斯替名字的起源就几乎决定了它的异端属性。但是,为什么“异端”的它却能深深扎根于犹太-基督教传统之上,并从三世纪摩尼教诞生到上世纪海德格尔的时代,吸引了如此多的人?本文将带着这种疑问,试图为对“诺斯替”还比较陌生的读者勾勒出它的基础轮廓。

 

13.jpg

(图片来自网络。犹大在亲吻耶稣基督。在传统的基督教立场上,犹大是为了钱财而出卖耶稣的叛徒。但在部分诺斯替主义者看来,犹大被应许看到了天堂的景象,是获得了“知识”的独一之人;他被耶稣指使而出卖了耶稣,因为耶稣希望脱离肉身(物质),到达神性的领域。犹大背负被辱骂的命运执行了耶稣的建议,自此圣灵才得以重返天界。)

 

诺斯替主义的起源

想要探求早期诺斯替主义的状况是困难的,因为,随着基督教正统在罗马广袤疆界上的巩固,作为异端的诺斯替主义长期遭受压制(虽然它们也在基督教区域形成过一些热潮,但往往昙花一现),很快就被正统所取代了,这也就导致关于诺斯替思想的原始文献极少。

诺斯替为何被视为异端?这要从基督教、犹太教和诺斯替三者的关系谈起。我们都十分清楚,基督教最初来源于犹太教,是希腊哲学影响下的产物。基督教教义的核心就是上帝道成了肉身,由耶稣基督牺牲自己来拯救世人。但这个思想在犹太教中是不存在的。而诺斯替思想最初来源于哪里呢?有一种看法来源于20世纪发掘出的两个重要文献,一个是《死海古卷》,一个是《拿戈·玛第文集》。

《死海古卷》通过某个细节为后人提供了一个线索:早期的犹太教思想并不如后人所认为的那么单一,相反,它是十分多元的——在犹太教内部,曾有一个叫作爱塞尼的派别对犹太教的教义产生了质疑,他们为了表示与“正统”犹太教的决裂,集体隐居到一个叫作昆兰的洞穴中。昆兰洞穴靠近波斯,在那里他们吸收了来自琐罗亚斯德教的影响,将二元论作为思想的核心。当然,爱塞尼派不能算是标准的诺斯替团体,但他们已经产生了最初的诺斯替思想,就是光明和黑暗,不朽和深渊的二元对立(这一点将在下一节提到)。而随后,这种思想逐渐发展,可是直到基督教成为正统,他们仍然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因为,诺斯替主义者在思考人类和世界时,采取了十分自由的方式,他们反对固定的传统,从各种各样的宗教信仰和哲学思想中提取他们认为表述了世界本质的内容。因此,诺斯替思想在早期显得十分纷乱,而他们过度注重宗教体验的做法,也让作为巩固国家而存在的基督教势力感到不安。于是就有了各种护教的神学斗士将诺斯替指责为对基督和上帝的反叛。那么,他们的指责是否如他们所说呢?

 30.jpg

(图片来自网络。《死海古卷》局部。《死海古卷》被认为是20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大发现,是研究早期犹太教历史的重要文献。)

灵知派有另一个版本《创世纪》

必须承认的一个事实是,在《拿戈·玛第文集》还沉睡在埃及一个村落的地下时,人们对早期诺斯替思想的研究很多都来自于那些驳斥他们的神学著作中。当时的教会以异端来定义诺斯替主义是十分有道理的,因为诺斯替主义者对《圣经》有着不同的看法。

《创世记》记载的故事众所周知:起初神创造天地,后来造了第一个人亚当,然后又造了女人夏娃,之后亚当夏娃受蛇的诱惑而吃了知识树上的果子,于是永远地被驱逐出了乐园。这就是最为常见的版本。但是从灵知派文献《拿戈·玛第文集》中的一些文章来看,诺斯替主义对此抱有别的认识,而他们的认识则充分彰显了他们的二元论思想。

《论世界的起源》是文集的重要部分,该文虽然受到了埃及宗教、希腊哲学、《圣经》记录等多方面的影响,但仍然能够使人们感受到灵知主义者的一些基本认识。如导言就提到的,“灵知”是一种精英性质的“知识”。这个知识就是亚当和夏娃所吃的那个知识树上的果子所造成的。诺斯替主义者是这样认为的:起初,这个世界不是混沌的,因为“不朽”早于混沌。在世界中存在着很多神体,其中有一个末尾的叫做“索菲亚”,也就是“智慧”。她是在世界成形的时候从一种满意的“信心”中诞生的。索菲亚希望有谁能掌管物质,就对一个没有灵的、从水里冒出来的东西说“孩子,穿过水过来”,这句话就是语言最初的“律”,而和这“律”一并存在的就是掌权者“雅达巴沃”。雅达巴沃被派来掌管物质,索菲亚离开了。当雅达巴沃看着自己的成就时就骄傲,他谁也看不见,只看到了一片物质界的混沌,这就是《圣经》所记录的“空虚混沌,渊面黑暗”。雅达巴沃自大,和真的造物者对立,同时用泥土造了亚当,让他侍奉自己。但索菲亚派“生命”往亚当灵魂里吹气,亚当的灵就苏醒了,但无法站立。之后“生命”又派夏娃给亚当,夏娃对亚当说“站起来”,亚当就站起来,并称赞夏娃为“众生之母”。掌权者雅达巴沃看了就惊慌,把亚当和夏娃关在无知的乐园,直到“教诲者”附身到蛇身上,教导亚当夏娃吃下知识树的果子,二人的灵性才觉醒。雅达巴沃怕他们再吃生命树的果子,就将二人逐出乐园,并永世诅咒他们。而人类的两个先祖和他们的后裔则就此被放逐在了这个作为牢笼的物质世界上。

34.jpg

(图片来自网络。伊甸园中的亚当和夏娃。在正统基督教义中,伊甸园是真正的乐园,而在诺斯替主义者看来并非如此。)

“反宇宙”神话的内涵

诺斯替宗教研究者约纳斯对灵知派的宗教认识采用了“反宇宙主义”进行了概括。为什么是“反宇宙”?因为构成宇宙的就是物质,反宇宙就是反对雅达巴沃所代表的物质深渊,诺斯替版本的《创世记》在此已经将其自身的主体思想基本暴露出来了。在他们看来,犹太教《圣经》里的上帝,就是一个深渊世界的“德牧革”(黑暗的掌权者),是混沌物质的主宰,是“撒玛埃尔”(瞎眼的神)。而人类本来是属于光明的。为什么这样说呢?为了平衡文本的内容。在上一节有一个部分没有被提及,它牵扯到人类真正的起源问题。的确,人类是雅达巴沃用泥土造就的,但是雅达巴沃并不是按照自己造了亚当,而是按照“亚当”造了“亚当”。当掌权者呼喊“还有谁比我更早诞生”时,有光从“第八重天”出现,同时出现的还有“人”的形式,这就是最初的亚当,光明的亚当,意思是“发光的血人”。亚当想要回归第八重天,但未能如愿,他就造了“永世”住了进去。而之后雅达巴沃才照着亚当的样子造了泥土的亚当,也就是物质的亚当。

这种认识在当时的正统基督教徒看来是不可理喻的。因为诺斯替反对物质,反对上帝道成肉身,并拒绝承认正统基督教对于耶稣复活的解释。于是乎,基督教神学家忍无可忍,他们认为诺斯替无视传统和律法,而且热衷于魔法、炼金术和一些怪力乱神,并且指责他们——认为基督难以普度众生,只能拯救那些拥有光明知识的人,而执迷于物质的人则永世不能被拯救,甚至最终会与雅达巴沃一同被索菲亚逐入“罪界”之中——的看法。

但是,对于这种指责,自海德格尔以来,学界逐渐产生了重建性的认识。比如前面提到的约纳斯,他用海德格尔的一些哲学去分析诺斯替早期思想,认为诺斯替包含了对人与世界、神与世界、人与神之间关系的思考,有着巨大的价值。也有人(例如荣格)从心理学层面对诺斯替的存在给予了积极的肯定,认为他们是最早的集体潜意识和自我经验的神话表达。在基督教的问题上,他也提出了二元的认识,甚至认为正统的基督教传统否认二元的对立和统一,忽视了信仰中诺斯替式的宗教体验成分,才造成了当今世界没落的世俗意识形态。

 

结语

诺斯替思想博大精深,本文主要针对诺斯替的起源和诺斯替创世神话所折射出来的一些基本世界认识问题进行了简述。而事实上这个简述在几千年的诺斯替传统面前可能只是九牛一毛。在现代世界,诺斯替思想已经不像在封建的愚昧时代时那样遭受抵制,人们可以在更开放的文化环境去对其进行更为自由的研究。虽然在诺斯替主义当中包含着许多绝望而不安的影子,但我们仍无法否认诺斯替传统对人类思想史产生的巨大影响以及它曾带来的许多积极意义。

 

 

参考文献

1.《诺斯替宗教》,汉斯·约纳斯,上海三联书店,张新樟译,ISBN: 9787542623003

2.《灵知派经典》,罗宾逊、史密斯/编,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杨克勤译,ISBN: 9787561757857

3.《灵知派与神秘主义》,杰拉德·汉拉第,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张湛译,ISBN: 9787561760734





作者:Max

112.jpg

大四狗

世界之为牢笼,知识之为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