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845108854,748708452&fm=23&gp=0.jpg

译者按:本译文节选自《法国大革命前史》。大革命爆发前的法国贵族阶层的结构非常庞杂。不过,可能是受文艺作品的影响,很多人对法国贵族有着很古怪的膜拜之情。可惜真实的历史,有时候就不那么浪漫了。

法国的第二等级是贵族集团。不过,如果有人认为在欧洲大陆上的“贵族”一词等同于英国的贵族,那可真是误会了。在法国,一个贵族男子的所有孩子都属于贵族,由此诞生了一个非常封闭的社会阶层。而英国的贵族阶级,他们只传位给长子。从国家治理的角度来看,英国的方式更利于长治久安。在法国,到了君主制的后期,除了那些每天辛苦工作讨生活的人之外,所谓的“贵族”(noblesse)几乎囊括了其他所有人,还要加上法律领域的上层人士。

不过,此时作为第一等级的教会拥有政治权利,并且其运作是以一个整体形态出现的,另外教会能够通过宗教大会实施自己的主张,但是贵族集团就不一样了,他们除了特权之外,并无其它的权利。只是这种情况也要看地方,在那些较为古老的省份,也就是“宗选区(Lands of Elections)”,这些地方在古代曾有过的权利,如今都已经被废除了。而在另一些“有产区(Lands of Estates)”,倒还有一些地方自治的残留痕迹,即在某种程度上,由一个拥有某些宪法权利的政治组织来发号施令。

据估计,贵族集团大概有10万人左右,其贵族家庭大概有2.5万-3万户左右,占据了法国五分之一的土地。不过,贵族真正占用的土地只是其中一部分,主要是被当做花园、公园和猎场。更多的土地被交到农夫的手上。贵族对于这些土地,有些是收取固定的租金,有些采取收益分成的方式——也就是到收成的时候,农夫给地主缴纳一定的谷物。

此外,除了收取租金或者部分谷物外,贵族还要从其佃户中获取其它一些东西:根据古老习俗沿袭下来的各种摊派和差役、干几天体力活,以及一些临时的差事。贵族及其仆从在追捕猎物的过程中,可能会践踏已经犁好的地,这样一来有可能会毁掉正在生长的农作物。至于那些猎物本身,由于农夫们可能无权去猎杀,所以可能其危害性反而更大了。

类似这样的一些权利,特别是在那些强制推行的地方,令穷人遭到了损失,也让他们极为不满。虽然在顶级世族中,有很多人都离开乡土,但是大部分贵族还是经常待在自己的田庄中的。他们照看农田、管理佃户,参与本地的事务;为了进城或者去巴黎逛逛,他们还得存钱。一旦贵族离开了田庄,他们安排的管事就开始当家了,这些人比原先的主子还苛刻。真的很不幸,贵族集团的眼球都被欢快的城市生活吸引了,疏忽了自己对于田庄承担的乡土义务,因此产生一个无法避免的后果:在故乡,他们丧失了权力。

虽然贵族没多少政治权利,但他们拥有很多公共特权。他们免缴大部分的苛捐杂税,另外政府里的各种肥缺,都归他们享用。因此在法国,任何功成名就或者大发横财的人,都要想办法挤进这个圈子;还有,由于贵族头衔是一个可以买卖的商品,所以通过各种卖官鬻爵的机构,只要肯花大价钱,谁都能弄到梦寐以求的头衔。通过这种制度,差不多所有的名人都成了贵族,而且在受过教育的阶层中,大部分人也成了该集团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