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7517_01.jpg

志怪小说,始于魏晋,兴于唐。晚唐段成式所著的笔记体小说《酉阳杂俎》,所记涵盖“仙佛鬼怪、人事、动物、植物、酒食、庙宇”诸事,多为“诡怪不经之谈,荒渺无稽之物”,是志怪小说的翘楚。明末清初,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将志怪小说推向巅峰。

涩泽龙彦1928年生于东京,尽管生活在段成式的千年之后,可所写内容、笔法却如出一辄,要么说涩泽龙彦是“当代怪人”呢,只能以“另类”或者“异端”将他与别的作家区隔。

《唐草物语》是涩泽龙彦在80年代出版的短篇集,首次引进中国。凭借本书,他获得了“泉镜花文学奖”。书中的十二个短篇即不可称作故事,也不能划分为随笔,我们姑且称之为文学吧。该书被喻为日本古典幻想文学的创新之作。由此可见,对于日本这么一个恪守传统的国家,涩泽龙彦的确给文学评论家们增添了不少难题。

因为涩泽龙彦的译作在国内少之又少,没有机会将他的作品与萨德的作比较。单看《唐草物语》,我倒不觉得涩泽龙彦有多异类。说他是“日本异色恐怖文学宗师”,也有点言过其实。读涩泽龙彦里的中国元素,多少有点亲切感。觉得他定是位中国文学的拥趸者,行文里有若隐若现的道与佛,哲思与禅宗。

必须承认,涩泽龙彦古今融汇、中西贯通、学识渊博。例如开篇的《鸟与少女》,涩泽龙彦提笔就写保罗•乌切洛,大名鼎鼎的意大利画家。然后写,画家应邀在贝鲁奇宫画地水火风四大元素的象征性动物。接着象征主义、透视法、洛伦佐、菲利波、卢拉等文艺复兴时期的大艺术家接踵而来……知识繁杂且信手拈来,我以为又遇见了一个日本“艾柯”。

不过,待到少女出场,故事便了然了。这是一个关乎生命与艺术的故事。正如作者在结尾写道:“如果这只纸鹤能像佛罗伦萨的雕像怪兽一般获得生命活动起来,从女孩手中翩翩地起飞向空中,那这故事就该更加有趣了。”其实,石头雕像也有生命,生命本是轮回,有天也许石头是我们。

尽管涩泽龙彦的后记里说,书名的“唐草”是指阿拉伯花纹。“若蒙认为本书总标题来自波德莱尔的话,那我就不胜荣幸了。”可我偏是个固执己见的读者,仍然认为“唐草”就是中国的蕃莲纹,在唐代犹为盛行。唉,涩泽龙彦追随萨德,宁愿靠近波德莱尔。

在书中,每个故事都在探讨生死,探讨我们与世界的关系。涩泽龙彦,我们心里坚守那些主义可能就都没用了,总觉得有神明作证。就像《竹枝词》里说:善恶死对头有终,举头三尺有神明。

作者: [日]涩泽龙彦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译者: 林青

出版年: 2016-6

页数: 250页

定价: 42.00

装帧: 精装

ISBN: 9787549580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