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六百年_副本.jpg

作者: [日]桑田忠亲

原作名: 茶道の歷史

isbn: 7530215337

书名: 茶道六百年

页数: 243

译者: 李炜

定价: 35.00

出版社: 飓风社/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装帧: 精装

出版年: 2016-2-1

        “一期一会”乃日本茶道核心精神。以“此生一次”的心情对待茶、对待客人,足见其庄重与尊严。中国茶在镰仓初期传到日本,并逐渐本土化,但直到中世期15~16世纪才开始形成与饮茶有关的正式的礼仪。算起来,日本茶道迄今大约已经六百年。

      《茶道六百年》是日本茶道史权威桑田忠亲的著作。题目起得大,切口却小,内容主要围绕每个时期的代表人物,“茶道鼻祖”田村珠光、“中兴名人”武野绍鸥,还有“集大成者”千利休等人,从他们的经历和思想来阐发这六百年的日本茶道史。这和我的预想有差距,从广度和深度来讲都略显不足,我觉得本书叫做《茶道名家小史》更为妥当,不过这种写法也有好处,主线明朗,且对于理解“一期一会”有所裨益,简约的四个字,茶香氤氲,渐次浮出茶人们的茶道人生。

数寄屋数寄屋

      珠光是僧人,中国人熟悉的“一休哥”的弟子。一休教诲佛理存于日常,珠光由此悟得“茶汤之中亦有佛理”,即人皆平等、宾主举止、真心爱洁净等思想。茶道浸染佛理极深,冈仓天心说过:“在十五世纪,日本出现了一种美学的宗教——茶道。”茶道最早是在寺院中举行,并融入到寺院庄严的仪式中,后传入市井生活,为了让饮茶环境与周围景象接近,茶道一般在花园中的小木屋中举行,现在被称作“数寄屋”的草庵茶室就是由珠光确立的。

钓瓶水指钓瓶水指

      绍鸥的艺术素养高。绍鸥研习歌道,且擅字画,茶道对日本瓷器、漆器、绘画和文学的影响与他大有关系。《山上宗二记》说:“当代无数之茶具。皆出自绍鸥之‘目明’。”这是赞美他的艺术鉴赏力。日本茶具中的“备前面桶”、“钓瓶水指”等都与绍鸥大有关系。桑田说,如果现在看到“绍鸥天目”,应该后退一步,肘部着地,拿出小绸巾,将其放在绸巾上,行礼之后方可拜见。可见桑田对绍鸥之崇仰。

影片《寻访千利休》

影片《寻访千利休》

      千利休是最有名的茶人。他的传奇很多:他与今井宗久斗茶,他以庭院落叶开悟弟子,还有他那戏剧性的死亡——丰臣秀吉命令他切腹。我早就读过这些故事,以至于千利休在我心中成了悲情英雄。神话往往是人为的结果。真实的千利休到底是怎样的?如今已然雾里看花。桑田之前就写过《千利休》的专著,本书对千利休着墨亦多,但并非一味赞美,同时也发掘了另一面的千利休。千利休的影响远远超过了茶本身,扩大到了日本文化和风俗习惯的很多方面。千利休是民族精神的代表,但是否就得把他供在神坛上呢?就死因来讲,民间流传说秀吉贪色看中利休女儿遭拒后怀恨报复,也有说利休的艺术理念不符合秀吉的要求。桑田通过研究和史料分析,认为千利休本人后期骄纵狂妄终至于灾祸临头。此说当有一定道理。

      我由此也注意到茶人与当权者之间的关系。日本茶人从前的境遇其实有点像中国古代官家豢养的戏班子,无论是茶艺展示,还是茶具制作,首先都要满足主人的喜好。日本谚语:“黑乃古心,红乃杂心。”太炫目的颜色会让人心思浮动。但秀吉不喜欢黑色,利休不得不改做“赤乐茶碗”。桑田同情在斗茶中失利的今井,书中有多处对茶人命运的慨叹,战国时代的茶人生如蝼蚁,旦夕祸福,不得不时刻小心应对,就某种程度而言,茶道映射出了威权统治对普通民众的迫害。日本茶道常被评说其成就在于维护传统,但如此谨小慎微、繁缛琐细的茶道礼仪,真的符合自然之道,生活之道吗?冈仓天心的经典名著《茶之书》,优美而透彻,但冈仓的美学理念中缺少自省意识,这一点我们须注意。桑田不这样,桑田懂得自我批评,他说了茶人本身的不足,说了传统茶道的问题,结尾落实到现代茶道的革新。

      从田村珠光到武野绍鸥到千利休,此后还有千宗旦、片桐石州、川上不白等人,他们的思想一以贯之,最终融汇成日本茶道。茶道是审美的文化。正如桑田所说,茶人教会我们要有一颗“茶之心”,以此改善纷繁复杂的现代社会中,节奏紊乱的家庭生活和职场生活。一期一会,且饮且思。当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