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1367616341,2845728353&fm=21&gp=0.jpg

编译/馨雅

译者按:原作者是一位智库的研究人员。他几年前写的这篇文章,当时就招致了不少批评,其中有些观点也确实自相矛盾,比如一方面承认阿拉伯世界有很大的问题,另一方面并没有对其根源进行深层次的分析,反而对欧洲福利国家大肆批评。而且他对渐进式变革的看法,也有很大的谬误,其他国家不说,中国的民众是吃过激进运动的大苦头的。但是这篇文章,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在历史的宏观坐标上,看待阿拉伯问题,而不是像现在很多的分析文章那样,情绪大过思辨;二是给天真的想法浇了冷水,几年过去了,现在回头再看中东,甚至欧洲,真不知该说什么了?


历史是否重演了?1848年在欧洲发生的事情,现在是否在阿拉伯世界重演了?2011年的后果是否会与1848年一样?这些只有阿拉伯人民才能决定。命运掌握在他们自己手里,但他们应该吸取1848年的教训,认真对待资产阶级扮演的角色。

1848年欧洲的春天与2011年阿拉伯的春天

1848年,欧洲大陆爆发革命热情。革命浪潮发源自法国。不久,民众的反抗与起义席卷了欧洲其他地方。如多米诺效应,一个接一个国家发生了起义。民众的起义动摇了丹麦、德国、意大利、比利时、瓦拉几亚和奥地利哈布斯王朝的统治。现在,阿拉伯世界的民众进行反抗,其原因和当时欧洲非常类似。

经济不平等、工人权利被剥夺、缺乏政治平等都是欧洲1848年发生革命的原因。在1848年前,随着工业化、经济技术快速发展,欧洲迎来了巨大的社会经济变迁。时光荏苒,即使在完全不同的历史背景下,现在阿拉伯世界发生了类似的情况。

在19世纪的欧洲,财富兼并带来深刻经济变迁,造成大量失业,同时又发生了饥荒。

这几年,阿拉伯世界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主要是由于新自由主义的冲击和高企的粮食价格。民众对失业的愤怒,缺乏机会,政府运作腐败,面包和食品价格上涨成了导火索,在2011前几年,就引发了阿拉伯世界的骚乱和抗议,特别是环地中海国家。这些骚乱和抗议是埃及、突尼斯和阿拉伯世界紧张局势的前奏。

1848年的法国是欧洲的突尼斯还是伊朗?

1848年法国的统治阶级是土地资产、大工业和金融资本。工人阶级在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中,使此三巨头(土地资本、大工业、金融资本)地位上升。但三巨头或曰“大资本”通过取消普遍选举权,系统地剥夺了工人阶级的公民权,这就是工人接地得到的回报。

被称作“资产阶级国王”的法国路易·菲利普一世——他为大资本家的利益服务——颁布了一项新的定居法案。法国公民必须证明他们在同一个地方连续住三年,才能投票。为证明定居,法国工人阶级需要雇主签发证明信。因此,工人阶级和绝大多数法国人被剥夺了投票权,受制于大资本家。因为经济形势一直变化,法国工人需要到处迁移,为找工作,需要居住在不同的地方,这样一来就使投票权成了空话。失业问题掐住了法国的脖子,大量富余劳动力任由有组织的资本主义鱼肉宰割。让人忍无可忍,法国在1848年终于爆发了革命。

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工人阶级联合了大资产阶级(大工业、金融资本和土地资产),但1848年的情况不一样了。当大资产阶级内部掐架的时候,工人阶级成了小资产阶级的同盟军,希望能在政府管理和法国发展道路等问题中,拥有一席之地。于是,他们推翻了奥尔良议会,结束了君主统治,建立了法国第二共和国。

1848年后,工人阶级依然无法保证自己的权利。他们短暂得到政权。但新的税收体制失败了,资产阶级重新掌权,因此抵消了法国原先进行的社会经济改革。这样引起了巴黎1851年革命,查尔斯·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成了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皇帝。另一个后果,就是法俄战争,波拿巴皇帝指挥的法国战败后, 于是在1871年的巴黎,出现了一个短期政府,史称“巴黎公社”。巴黎公社建立社会主义专政政府,使法国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共和国,比苏联要早了70多年。随着普鲁士占领法国,德法资产阶级通力合作,巴黎公社最后被联合的力量绞杀了。

从1848年能得出什么教训?

1848年的法国革命体现出了资产阶级操纵工人阶级和主流社会愿望的方式。也表明不管政治风云如何变幻,资本家牢牢掌控局势。最后,法国1848年革命也说明了:有组织的资本家故意用变化多端的政策,混淆视听,愚弄大众。以此类推,阿拉伯世界有可能重蹈覆辙。

1848年,随后,出现了福利国家和自由民主

从1848年动荡开始,欧洲开始跌跌撞撞。接下来的10年,整个欧洲,反叛此起彼伏。然而,欧洲的反叛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革命。欧洲民众大部分目标并未实现。在匈牙利,民族主义目标实现了,对哈布斯堡帝国进行了改革,在1867年,建立了阿斯特罗匈牙利,奥地利人不再统治匈牙利人。1848年也促进了意大利和德国的统一。

然而,欧洲国家保护、扩大、确认统治阶级的财富,依然维护着盗贼统治。主流架构中绝大多数特权和财富,依旧保留到了现代欧洲。人们可能、也应该问:这怎么可能?

欧洲民众的反叛改变了欧洲资产阶级的想法。占据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当然能像以往那样做生意,但要用更加自由、更加伪善的方式。统治的资产阶级下令,国家应该派出政府工作人员渗透到政治运动、集会中,指导他们通过“和平渠道”。

欧洲主流社会也通过文化方式强调以下理念:改变就是进步,进步是缓慢的过程。科学理论也反映这个文化态度。比如,1848事件后不久,查尔斯·达尔文在英国发表自然选择学说。他的理论中一个具有文化偏见的例子就是:变化是渐进的。科学上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进化过程一定快,或一定慢。达尔文认为演变是缓慢的,他的观点并不孤立。不同领域的科学家和学者也都在谈论渐进发展。发生这情况,是由于存在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文化环境。

因为符合资产阶级利益,欧洲主流社会认同这些文化观念,并付诸实施:认为欧洲的变化是进步,而且将改善的过程描绘成“逐步的”。资产阶级联合起来,使社会接受一种观念:怀着希望去忍受,现实会逐渐变化。白宫、欧盟、阿拉伯世界的阿拉伯统治者都说过类似“过渡时期”的口号。

资产阶级也做了一些小让步,安抚大众,后来发展出了被称作“福利国家”的社会。这些国家立刻制止了全面出现的工人阶级革命。奥古斯都·寇穆特警告说,如果社会裂痕没有弥补好,西欧各政府必须马上采取行动,对各个社会进行政治改革,这样才能避免出现共产主义。

1848年后,英国和荷兰通过立宪,建立的政府逐步过渡到了自由民主政体,被称作君主立宪制。二战结束后,许多西欧国家都成了自由民主政体和“自由福利国家”。

必须指出,福利国家存在有两个作用。第一个作用是,在1848年后出现该类国家,是对抗日益火热的工人阶级激进革命。第二个作用,是在二战后,避免西欧和日本落入共产主义阵营。

福利国家的衰落和与之直接相关的“共产主义威胁”的衰落

现在,自由福利国家的生命力成了许多讨论的焦点。一个自由福利国家必须是:致力于消除公民之间的不平等的各种措施。这些措施必须包括关注社会中的穷人;在大范围内,广泛关注并减少公民之间的不平等。

随着二战结束和苏联解体,自由福利国家开始衰落。据说,这归咎财政危机,因此引起的一系列政策改变,最后演变成了政府取消了各项社会措施。然而,现在有个好机会,从相反的角度去讨论该问题。

出现自由福利国家,是因为当时欧洲和全世界面临选择共产主义的机会。二战后,欧亚都出现了大规模的共产主义运动,支持共产主义的力量相当强大。从1900年开始,工人变得激进了。自由福利国家的出现,通过满足主流社会各个阶层的要求,消解了共产主义在西欧和日本的扩张。这是安抚工人阶级要求的有效方法。

随着苏联和东欧阵营的瓦解,西方资产阶级的统治不再需要自由福利国家,不需要在来势汹汹的共产主义面前安抚主流社会了。现在的经济危机开始后,就削减社会福利,甚至采用更严厉的紧缩政策,进一步与建设自由福利国家背道而驰了。用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分析方法看,自由福利国家通过安抚工人阶级和社会大众,为资产阶级服务。

“民主体制” 对决 “盗贼政府”:比你所见的要多

必须提一个问题:世界上所谓的民主国家,到底有多民主?为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得认为民主意味着“人民做主”。民主最真实的形式,应该是直接民主——每个人直接参与和决策。直接民主饱受争议,人们认为这形式与无政府主义如出一辙。

代议制民主或者间接民主采取的方式是:通过特定的一批公民或者选民,以官员的身份,来进行代表。首先,选出的代表并不意味着代表选民的民主意愿。很明显,大部分情况下,这就是夸张的、所谓的民主政体。为什么呢?

民主从未在其本意上运行。欧洲中心论的观点认为:雅典是民主政体的发源地。但即使在雅典,真正的民主也从未实行。先别管雅典大量的奴仆,就是绝大多数雅典人也没有参与投票;即使投票的人,也会时不时地受到干扰或强迫。在雅典城市国家,也是由威权阶层做决策。

这里的关键词是“管理”。现代所谓的自由民主政体,像雅典人一样,也是由统治阶层“管理”。通过控制各种机构、娱乐方式、政党、信息和大众的生活方式,进行管理。通过鼓动和指点,让民众去投票。许多赞同的选票需要真实信息,但都被消解于无形。在美国,本来认为巴拉克·H·奥巴马是现状之外的选择,会带来某种深层次的变化,但实际上,他只是控制美国人生活方式的、同一统治阶级的新面孔。

现代民主政体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盗贼政府。凭以往的大量资料,就可以看出这点。只有当男人和女人们在思想上、身体上、生活方式上得到自由,才能有真正的民主。只要——如有组织资本等——事物,还通过社会、经济控制他们,就会破坏真正的自由。即使不控制国家,资产阶级也会对国家产生巨大的影响。反之,国家控制主流社会,和媒体、经济结构一起为资本家服务。

正如立宪者所说,民主是可以被管理和被操纵的。从1848年开始,资产阶级通过鼓励盗贼政府,已经用各种方式掩盖真正的民主。一直以来,大资本家成功参与了国家的领导权,并且在自由世界里生存了下来。

本文作者:马蒂·大流士·那兹穆若雅,蒙特利尔的一家智库(CRG)的研究人员。

注:

(1)法兰西第二共和国建立后,拿破仑·波拿巴的侄子——查尔斯·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成了法国新总统,即从大资本家阵营跑到了工人和小资产阶级阵营。通过民众运动,在试图通过修宪谋求连任第二次四年总统失败后,波拿巴总统承诺重新给工人阶级全面选举权。1851年,查尔斯·路易·拿破仑获得权柄,并自称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皇帝。1864年,为获得工人阶级的支持,波拿巴皇帝取消了罢工禁令,并且在1866年,使集会合法化。

(2)奥地利帝国进入了哈布斯家族的君主联合体。奥地利帝国将匈牙利设置成了独立的王国,意味其有了独立的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