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订制的暖意°-书啦圈

——评《舌尖上的新年》

文/蓦烟如雪

 

那些镜头里的时光,那些记忆里的导航,我们寻着舌尖上的涟漪,去感受着天南地北的年味。

从浙江宁波的喜宴到山西运城炕头上的花馍,福建莆田的祭祖再到吉林松原的渔场,这里一幕幕都是佳节里的氛围,那飞跃的鱼身,那觥筹交错的热络都是那般的暖意,这是一份私人订制,也是一份年夜饭的完美答卷。

这是一份有心的佳肴,也是一份甜蜜的果香,那些久等的人儿,都是为了奔赴一场盛宴而回归的,他们想念家,想念那一场团团圆圆的归来。

北方饺子,南方年糕,那些糍粑的制作对我来说都是不陌生的,更不要说是米粉,我陌生的反而是宾阳的酸粉、融水的滤粉、防城港的卷粉……在南方,确实年夜饭是最在意的是隆重和丰盛,其次就是非日常化。以前没有离开家,我常年对过年吃年夜饭是没有什么感觉的,现在长大对年味也越加无感,而现在离开家,我能体会每一道菜肴途径了多道双手而来温暖,能感受到那些菜肴说凝聚的智慧和经验,这些技巧上的,工序上的,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这本书信息量很足,五湖四海,南北结合,《舌尖上的新年》是全国五十多处不为人知的滋味,也是五个月中的奔波精华,书上说,“记录了五十多种年节食物,但它们只是中国新年美食的冰山一角;虽然我们用影像的手段把它们捧到你面前,但终究隔着一层幕布”。

美食绝不是文字就能达到的味道,但文字可以传递美食的旨意,它们用两条腿带来了无数可观的信息量,他们呈现的也绝不是一顿含糊,每一大篇里,都有一个作者对年夜饭以及在家乡中变化,进行描摹,像是南方的鸭子,新疆的大盘鸡,蒙古的手把肉,香港的石斑鱼,甚至是北方的面菜合一。这本书每一单一描述菜系,反而对每种地方年夜饭,进行对方解读,甚至谈及了那些新疆的汉人,北方的南方人在饮食上的不同和融合。

只是有一点我不是很认同,在谈及闽菜的时候,说闽菜尊重原料,不重视加工,低盐、少油、无辣,实则是错误的,可能在闽南一带有可能,但是在闽北却恰恰是重油、重盐喜辣的地方。

所以,部分作者,缺乏多地域的了解。

这本书,感性多,评析多,出处多,感性是对年味的回忆,评析是对各大菜肴的谈及,出处是古人以及文学家们对过节抒发的引用,在《年夜饭一百年》这篇里,很多对新年和春节的解读,把以前不曾看过的年味都一一释放出来,无论是书春联还是看春晚甚至是杀猪放炮,这里都一一让人感受到了浓浓的年味感。

香肠我家也制作过,确实好吃,但是还是不习惯用嘴巴吹大肠,而在谈及回锅肉、宫保鸡丁甚至是麻婆豆腐的时候,我也会有一种饥饿感。我们平日里早出晚归,忙着奔波,我们会特别想念乡音和乡味,看着这本书,虽然不能触及到这些风鸡、鳙鱼、甚至那些漂亮精致的糖瓜,但是在精美的图片上,还是有一种一睹为快的爽意。

这本书甚至有细致解读每种菜肴的做法, 就像老北京的豆酱,他们打开误区,解读它是传统的京味肉皮冻。甚至在功夫上,一步步解析它的做法,比起这些繁复的工序,我跟心疼的是这本书制作班底的艰辛,他们一帮人都没能回家过年,在文字里,他们看着浩浩荡荡的骑行,一个个在交汇点分离,相聚,可是他们却在精心烹制一本佳肴。

这就是用心之作。

台湾的凤梨酱、潮汕的腌咸蠘,土家的酢海椒、安徽的大元宝、淮扬的狮子头……有的不足为奇,有的却匠心独运,就拿安徽霍山白马尖的大鲢鱼,我真的超喜欢,看着是一碗剩菜,却偏偏那么晶莹剔透,那种琥珀色颤巍巍的美,甚至让人想伸向书本也去尝尝一番,甚至后面的卡赛,看去是油炸点心,却样子很独特,花样繁复,却不让人觉得怪异,如同云南的乳扇一般。

我是一个吃货,不是一个老饕,但是我对美食的渴求大过于看,但这本书制作精良,却图文并茂,在内容上,不单一,我最喜欢的还是封面老树画画的的图,这是一场用心的盛宴,也是一场回忆中的年味。

我喜欢它。

这就是私人订制的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