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发表于2018年2月《推理世界》杂志,作者:Z总监)

对于中国的“阿婆粉”来说,去年最有意义的事件无疑是2017年版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的上映,这是“推理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这部经典作品时隔四十多年再次被搬上大银幕。除了已经散佚的五十年代的德剧版,多年来小说《东方快车谋杀案》已经被翻拍了五个影视版本:1974年英国电影、2001年美剧、2010年英剧、2015年日剧、2017年美国电影版。这些不同的影视版分别有哪些特点?来自不同国家的影视工作者又是以怎样的方式诠释这部推理名著的呢?

1974年英国电影:忠于原著的推理盛宴
让我们先回到1974年,《东方快车谋杀案》第一次登上大银幕的时代。由于之前美国米高梅电影公司拍摄的马普尔小姐系列电影将小说原著中的故事情节和人物性格改得面目全非,阿加莎一度十分排斥将自己的小说影视化。英国EMI电影公司通过求助阿加莎的好友蒙巴顿勋爵,终于让推理女王松了口,获得了《东方快车谋杀案》的影视翻拍权。
一个强大的剧组团队很快组建起来:导演是曾执导经典法庭推理电影《十二怒汉》的西德尼·吕美特,演员阵容包括饰演上校的是“007”首位扮演者肖恩·康纳利;饰演哈伯德夫人的是好莱坞硬汉派影星亨佛莱·鲍嘉的妻子兼银幕搭档劳伦·白考尔等,当然最著名的还要数后来凭借在该片中精彩表现荣获当年奥斯卡最佳女配角,饰演女传教士的“好莱坞第一夫人”英格丽·褒曼。而主演则是制片方与原作者共同挑选,活跃在英美两国的实力派演员阿尔伯特·芬尼,阿加莎认为芬尼的形象与她心目中的波洛的形象最接近。

永不停歇的“东方快车”-书啦圈

在列车公司董事布克的协调下,侦探波洛登上了贯穿欧亚大陆的“东方快车”的头等车厢,准备返回英国。一场暴风雪却将这辆豪华列车困在了深山之中。同车厢的富商雷切特试图以重金聘请波洛保护他的安全,然而波洛因为雷切特涉嫌参与多年前一起绑架杀害幼童案,憎恶其人品,拒绝了他的请求。不料当晚雷切特就惨遭杀害,波洛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除了自己之外,头等车厢的每一个人,竟然都与当年幼童遇害案有着某种关联……
这就是推理迷们耳熟能详的“推理女王”代表作《东方快车谋杀案》的故事,小说中嫌疑人多达十三人,并且每个人都有复杂的过去,阿加莎却以其非凡的创造力和叙事手法,提供了一个令人惊叹和震撼的结局,也开创了推理小说一种全新的诡计。

永不停歇的“东方快车”-书啦圈
也许是出于对这部推理名作的敬意和回报原作者的信任,该电影非常遵循原著,还原了小说绝大部分剧情,只是在一些细节上根据导演自身的理解和影视化叙事的需要作了微调:例如小说没有说明穿红色睡衣的神秘女子身份,电影中则给伯爵夫人一个镜头;小说中波洛两次对车厢乘客的问询都是一一进行的,电影中波洛的第二次调查却将大家召集在了一起;小说结尾波洛只是提供了两种推理结论供公司董事布克选择(虽然两人都倾向于选择放过凶手的那种结论),然后就“荣幸地宣布退出这桩案件”,电影结局直接让波洛选择了放过凶手的结论,让观众惊异之余又有大快人心的喜悦感。
善于驾驭错综复杂的案情的吕美特导演,在该片中充分发挥了自身特长,并借鉴了悬疑片大师希区柯克的拍摄手法,完美地展现出了小说中扣人心弦的悬疑气氛和一环扣一环的严密推理。影片摄影与配乐也达到了很高的水准,特别是片头序幕以纯映像交代出一宗与谋杀案有关的绑架案和片尾充满宗教仪式感和法律色彩的“凶手陪审团”制裁雷切特的回忆镜头,效果尤其出色。
作为第一部以巨星云集的方式拍摄的阿加莎作品,该片在艺术和票房两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也被后世的推理电影所效仿。除了稍微抱怨了一下波洛的胡子不符合原著,阿加莎本人也对这部电影非常满意,年过八旬的她甚至抱病出席了该片的首映式,这也是她生前最后几次在公众场合露面。

永不停歇的“东方快车”-书啦圈
由于该片上映时中国文化市场尚未开放,中国并未直接引进公映,但是改革开放后,中国引进公映了EMI公司后续拍摄的两部阿加莎小说改编电影《尼罗河的惨案》和《阳光下的罪恶》,深受国内观众欢迎,受其影响,中央电视台决定引进播放1974年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影片的译制工作交给了上海青年话剧团,以雄壮华丽的声音而闻名,与曹雷合作过话剧《无人生还》、广播剧《简爱》的话剧兼配音演员张名煜为波洛配音。虽然配音演员们的表现不错,但是受到时代局限,上青团译制版的翻译有部分瑕疵,进入21世纪后,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又制作播放了一个译制版,由陆建艺等人配音。

2001年美剧:新世纪的“神探波洛”
2001年美国单集电视剧《东方快车谋杀案》是大众相对陌生的一个影视版本,也是最为另类的一个版本。该剧将小说中的故事搬到了21世纪的美国,不仅是有了波洛使用笔记本电脑查资料、将阻挡列车的暴风雪改成滚滚巨石、现场遗物烟斗通条改成掌上电脑的手写笔等“与时俱进”和“因地制宜”的剧情,而且对人物的设置与主角的性格作了较大改动:小说中的十三个嫌疑人被删去了四个,剩下九人身份也有变化,上校变成了软件工程师,俄国公爵夫人变成了南美领导人遗孀等;主角波洛虽然设定上还是比利时人,但是举手投足间十足的“美国风范”,他身材高大、年富力强、性格圆滑且自视甚高,甚至还和一位黑道美女关系暧昧。
不过,该剧也有不少向“推理女王”致敬的地方,一些情节呼应了阿加莎小说《斯泰尔斯庄园奇案》和《罗杰疑案》的内容,结尾哈伯德夫人还要赶到盐湖城出演话剧《捕鼠器》。因此该剧与其说是美剧版《东方快车谋杀案》,不如说更像21世纪版的“神探波洛”。该剧的创意和后来同样将背景搬到现代,修改了部分主角性格的英剧《神探夏洛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可惜反响却是截然相反,《神探夏洛克》好评如潮,该剧却没有被观众所接受,甚至遭到不少抨击,因此原本打算把该剧做成系列剧的也不了了之。笔者认为,造成这两种不同结局的原因大概在福尔摩斯系列和波洛系列的小说原著的特点不一样的缘故吧,福尔摩斯小说的魅力在于侦探福尔摩斯这个人,因此无论在哪个时代和国度都能吸引到观众,而波洛小说的精彩之处在于案件本身,因此改变时空后就是破坏掉小说原本案件中一些精妙的设置,例如该剧中删除了几个嫌疑人,就失去了小说中营造的“私人陪审团”的范围,所以波洛系列小说是不太适合进行“现代影视化”的,这大概就是后来的波洛小说翻拍影视再也没有改变小说原著时代背景的缘故吧。

永不停歇的“东方快车”-书啦圈

2010年英剧:直击人性的反思之作
1989-2013年英国ITV电视台电视剧《大侦探波洛》堪称经典,大卫·苏切特主演的波洛也以其酷似阿加莎笔下描述的容貌和精湛的演技,被公认为最符合原著的波洛。
2010年,该剧播出了第12季第4集《东方快车谋杀案》,该集的导演菲利普·马丁曾担任过英国经典罪案剧《主要嫌疑犯》的导演,在剧中他一反此前翻拍影视立足案件本身的风格,而是更侧重于对信仰与法律的思考。
1974年电影版是从回顾幼童被绑架杀害案开始,开门见山地引入到案件中,2010年英剧却是从波洛揭发一位法国士兵的罪行,士兵愤而自杀开始,紧接着他又亲眼目睹土耳其当地人要用巨石砸死一个有通奸行为的妇女,这让他开始陷入了思考。

永不停歇的“东方快车”-书啦圈
剧中波洛在推理上无疑是完美的,但是在人性方面却有着明显的缺陷:面对犯罪的士兵,他用丝毫没有留余地的尖锐语言,间接导致了视荣誉重于生命的士兵的死亡;面对被处以石刑的妇女,他是一个冷漠的旁观者。此时的波洛,深深地信仰着法律与规则,认为犯了罪就应该被抨击,每个地方都有着自己的法律和习俗。
与此同时,剧中还突出了在小说中只是一带而过的波洛宗教信仰,突出了他作为天主教徒极端虔诚的一面。他所珍视的,除了嘴边的小胡子,还有手中的十字架。
然而在东方快车上,波洛的信仰遭到了动摇,无论是在宗教上、道德上还是法律上。绑架杀害幼童,导致幼童全家支离破碎的恶棍逍遥法外,上帝和法律却无法制裁他,凶手凭借最朴素的正义感处决了恶棍,却面临着法律的审判。
极端矛盾之下,波洛对着宣称是在“审判恶棍”的凶手怒吼道:“法制的精神必须高于一切,即便有失公允,也该充实信念,使之日久弥坚,法律信念一旦崩溃,文明社会将无栖身之地!”然而面对凶手的反驳“如果人间的执法者贪赃枉法,上帝也是对此默默无言,我们就有权利自行惩处那些罪大恶极者”,波洛也陷入了迷茫。虽然最终他还是决定犯过凶手,但是不同于小说中的潇洒和1974年电影版的轻松,剧中的波洛心情无比沉重,他紧紧攥攥着手上的十字架,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步履蹒跚的消失在雪地中。该剧的关于法律、宗教和人性的反思,虽然与小说原著中波洛的性格不太符合,但是也从另一个角度挖掘出了深度。

永不停歇的“东方快车”-书啦圈

 

2015年日剧:本土化的“东方快车”
2015年在阿加莎诞辰125周年之际,日本富士电视台制作了两集电视剧特别篇《东方快车谋杀案》。该剧邀请了以日剧《古畑任三郎》在推理界扬名的编剧三谷幸喜撰写剧本,他将小说的场景和人物完全“日本化”,主角也从比利时侦探波洛改成了日本侦探胜吕武尊。除此之外,三谷也在改编中融入了自己的风格,既不同于1974年电影版的“原著风”,也不同于2001年美剧版的“穿越风”,而是走“继承中发展”的道路。上集完全遵循原著翻拍小说中的案件,下集三谷充分发挥了自己擅于人物内心的特长,脑洞大开地假想了东方快车里的十二人在案发前如何相识、集结的经过以及心理活动。上集的翻拍不过不失,但是对于下集充满“古畑任三郎”风格的对话和心理攻坚戏的情节观众评价两极化,赞赏者认为这种合理的想象颇有创意,完善了小说剧情,批评者则表示这完全是画蛇添足,不符合小说的主旨,只会让剧情更加拖沓。在主角方面,主角变成了日本人,却依然留着波洛式的小胡子,扮演者野村万斋虽然是被誉为日本“国宝级”的舞台剧演员,但是一方面他的外形与波洛相距甚远,另一方面他的表演话剧风浓厚,演绎的侦探性格有些夸张,笔者认为这个选角不太合适。

永不停歇的“东方快车”-书啦圈

 

2017年美国电影:星光璀璨的全球嘉年华
四十多年后的今天,美国20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制作的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再度祭出了“群星璀璨”的阵容:以曾荣获奥斯卡最佳导演的“莎士比亚戏剧大师”肯尼思•布拉纳执导兼主演,“银翼杀手”系列电影的编剧迈克尔·格林撰写剧本,主演团队包括以出演“加勒比海盗”系列电影中“杰克船长”而闻名的约翰尼·德普 ,被誉为“猫女”的米歇尔·菲佛等。
也许是认为小说被影视化多次,观众已经很熟悉剧情,该片对小说剧情进行了一定调整,削弱了描述案件的细节和推理剧情,将重点放在展现波洛的个人魅力上,甚至还加入了几场波洛追逐犯人和与嫌疑人搏斗的“动作戏”,宛如福尔摩斯和“007”附体。虽然这种改动遭到了不少推理迷的吐槽,但是站在好莱坞大片的角度来看,影片对小说剧情的调整也是可以理解的。

永不停歇的“东方快车”-书啦圈
虽然该片从推理角度来看不那么完美,但是对于普通观众来说还是颇多看点:导演肯尼思借用了世界上仅存几台的65mm胶片摄像机,在片中充分精雕细琢的摄影技艺,无论是长镜头的使用,还是那穿梭于冰雪中的列车外景,豪华的装饰与考究的服装的内景,抑或是各种大气唯美犹如油画式的画面,无不折射出这位被称为“莎士比亚戏剧大师”擅长的“戏剧美学”,特别是电影结尾高潮处还别出心裁的波洛向众人揭露真相的场景选在了车厢外露天场景,当十三位嫌疑人的坐姿宛如达.芬奇名画《最后的晚餐》的场景一出,不禁令人拍案叫绝;该电影的配乐和歌曲也是一大亮点,特别是最后波洛一步步揭露动机,嫌疑人们一个个说出内心的仇恨与痛苦,如泣如诉的配音响起,让观众忍不住潸然泪下。片尾曲《Never Forget》由电影中哈伯德太太的扮演者米歇尔·菲佛演唱,无论是歌曲、歌词,还是歌手的唱功,都和电影的氛围非常契合。

永不停歇的“东方快车”-书啦圈
在笔者看来,这部电影更像是一场“阿婆迷”和推理迷的“全球嘉年华”,该片改变了之前的欧美影视版清一色白人的人物构成,加入了黑人角色和拉丁裔的角色,并且在全球几十个国家实现了上映。

中国不仅实现和北美等国的全球同步上映2017年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弥补了当年没能公映1974年电影版的遗憾。在上映原声中字版的同时,还推出了国语配音版,由上海电影译制厂现任副厂长刘风主配,并邀请到曾参与改革开放初期《阳光下的罪恶》配音的老一代配音艺术家曹雷,实力派演员王千源和俞飞鸿的加盟。引进方还邀请肯尼思导演和国语配音演员们一起,举办了盛大的首映仪式。

永不停歇的“东方快车”-书啦圈

在上映之后,官方还推出了一系列周边产品:例如“火车头钥匙扣”、“波洛胡须”、“侦探游戏卡牌”等,吸引了从儿童到老年观众的极大兴趣。笔者认为,这才是这部电影真正的意义所在,并期待着制作团队能如片尾的暗示,推出后续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