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屏未命名.png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全球国际形势发生了重大的改变。以色列成为20世纪中期在巴勒斯坦土地上人为作用建立的新国家。从此,60多年来,中东问题,巴以冲突一直是国际关系的热点。《事实改变之后》让我们对20世纪世界大战之后的国际重建有着新的认识,尤其是在中东方向,安定的未来在何方?

作者托尼·朱特,著名的历史学家,专研于战后欧洲历史,曾获得汉娜·阿伦特奖,奥威尔终身成就奖,长期为《纽约时报》、《新共和》等撰稿,代表作《战后欧洲史》、《责任的重负》等。本书是他的最后一本文集,关于20世纪战后一系列的新问题的关注、观点,欧洲战后的分裂,美国、苏联的冷战,中东问题的巴以战争,伊拉克战争,9·11事件等。

在内容上,《事实改变之后》体现着三个方面。一方面,作者对一些书籍的看法。他敢于直言,如在艾瑞克·霍布斯鲍姆的《极端年代》中,批评了他对苏联大清洗上的潦草,没有全面的细节描写,觉得是一种缺憾。托尼·朱特曾经是霍布斯鲍姆的学生,敬佩他,但是他对霍布斯鲍姆的20世纪见解缺陷勇于存在质疑。第二方面,作者对20世纪战争有着回顾和思考。《在战后欧洲谈邪恶问题》的主题里,现今关于历史类书籍中都会专门写到二战犹太人种族大屠杀事件,但在本书中作者告诉我们新的认识,在二战发生后的许多年里,绝大多数欧洲人没有反思有关邪恶问题,而是决绝的置之不理。普里莫·莱维的《这是不是个人》记述奥斯维辛集中营中的经历,即使后来出版也无人问津。60年代以后,人们才开始重新审视这段历史。第三方面,作者对中东地区的重视。书中围绕着巴以冲突为中心,讲述国际各方对中东的关系。在写作上,笔者擅于通过对一本的书的评价而引申到历史当中去,再提出想法。如对德里克·萨耶尔的《波西米亚的海岸》一书的评价,深入到捷克国家历史进程、政治、文化、艺术等,最后绕回巴尔干战争的惨痛灾难。在作者的眼中,巴尔干国家的内战和国家之间的冲突致使人们流离失所的痛苦,凶残的暴力是极其可怕的,绝对邪恶的象征。

回到中东问题,作者见证着沙龙和阿拉法特的时期。巴以冲突由来已久,其根源在于四个因素。一是最本质的因素,领土主权和民族利益的问题。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属于宗教传统极强的民族,犹太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的冲突。圣城耶路撒冷至今都是争夺的焦点。二是解决巴以和平问题。要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团结阿拉伯世界,实现民族复兴。以色列在中东和平进程中,掌握主动权,是否和平,完全取决于以色列的选择。三是,书中《另求他途》篇里提到,在中东建起这样一个两族共存的国家离不开美国的主导,它需要美国勇敢持久的参与。冷战时期,巴以冲突表现为美、苏各支持一方,冷战结束后,美国确立了在中东的霸主地位。四是巴以冲突的最终解决还需要国际社会的帮助。联合国在制止战争,恢复中东和平关系上,也一直在不懈努力。

巴以冲突被被认为中东局势动荡的根源。近年来的伊拉克战争、9·11事件,恐怖主义等更是它的另一种延续。中东的未来安全在何方,还需要很漫长的时间。《事实改变之后》用托尼·朱特的大胆直言,独特的视角,戳痛人们的神经,评述着20世纪的大事。

2亿元.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