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发表于2017年10月《推理》杂志,作者:Z总监)

侦探、警长、怪盗和硬汉

    除了“福尔摩斯探案”和“推理女王”的作品,日本影视人还翻拍了不少其它知名推理小说。例如,与阿加莎·克里斯蒂齐名的“黄金三巨头”的另一位埃勒里·奎因的两大系列小说:“奎因探案系列”和“悲剧系列”也先后被日本翻拍影视作品。

    与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就被好莱坞翻拍成电影的“奎因探案系列”不同,埃勒里·奎因的另一个系列代表作,以瑞哲·雷恩为侦探的“悲剧系列”长期被影视界忽视,直到被“不安分”的日本影视人盯上。

    1978年,日本富士电视台从作者奎因中的表弟弗雷德里克·丹奈和表哥曼弗雷德·班宁顿·李的遗族基金会购买了版权,将“悲剧系列”中的《Y的悲剧》改编成电视剧。由经典长篇电视系列剧“北国之恋”的导演杉田成道执导,并由撰写《暗杀坂本龙马》、《恶灵岛》等知名犯罪悬疑电影的清水邦夫担任编剧。

翻拍奎因小说的日本电视剧《Y的悲剧》海报.jpg

      该剧的人物设定对应小说原著,但是将故事背景彻底“本土化”了:主角由因耳聋而退休的莎士比亚舞台剧的老演员瑞哲·雷恩变成了因为意外事故而丧失听力的人偶剧团青年演员南乡亮治,由系列电影中出演大侦探金田一耕助而闻名的演员石坂浩二饰演,小说中负责案件的萨姆警官则变成了日本化的“佐藤警部”。

     在内容方面,该剧整体上还原了小说的精髓,六集的篇幅足以展现原著中大段推理和看似琐碎但又处处埋有伏笔的情节,但是为了让观众更好的理解“悲剧系列”小说中的人物架构和故事情节,编剧对原著的部分内容做了适当调整,将凶手的作案手法有所简化,同时增加了南乡亮治和佐藤警部结识的情节,还将在小说《Z的悲剧》中才出场的萨姆警官的女儿——年轻聪慧,喜爱推理的佩辛斯的戏份“移植到”该剧中,“转化”成了佐藤警部的女儿清子。结尾主角述说真相的对象也改成了清子,通过少女“夏天还穿着长袖其实是因为心冷”的叹息,更让观众理解到原著小说中隐含的“人性悲剧”的主题。

    在将奎因的小说改编成电视剧获得成功后,日本影视人又瞄准了大银幕。奎因的作品被公认最适合电影化的是“奎因探案”的“莱特镇”系列,然而1971 年法国人将该系列中《十日惊奇》这部小说改编成电影,却因为过于哥特化和盲目模仿希区柯克的风格而遭到恶评,甚至连小说作者之一丹奈也对自己作品的电影化失去了信心。但是日本影视人并未因此而退缩,松竹电影公司启用了将松本清张、横沟正史等推理大师的多部小说成功改编成电影的导演野村芳太郎执导,并邀请包括栗原小卷、松坂庆子和小川真由美“三大美女影星”在内的多位知名演员加盟,1979年,根据“莱特镇”系列另一部小说《灾难之城》改编的电影《信札疑云》上映,电影将原小说的故事背景搬到了日本,侦探却依然是美国人,只是名字从“埃勒里·奎因”改成了“罗伯特”。该电影将欧美古典推理小说和现代日本悬疑电影完美结合,生动地展现一出传统悬疑气氛渲染下的都市情感戏,线索的铺陈和人物的展现,都有似是而非的刻意误导,不仅深深地吸引了广大日本观众并获得了当年的日本电影学院奖和电影旬报奖,而且打动了小说原作者,小说作者之一丹奈也专门从美国赶往日本,参加了电影首映的宣传活动。

    欧美推理小说黄金时期另一位著名作家西默农的“梅格雷警长探案”系列也深受日本民众欢迎,日本各大电视台不仅大量引进根据该系列小说改编的欧美电影和电视剧播出,甚至还试图拍摄属于自己的“梅格雷探案”。1978年,日本朝日电视台拍摄电视剧《东京的梅格雷警视》,该剧改编自“梅格雷警长探案”系列小说,只是将人物和故事背景完全日本化了,主角也改成了“目暮林太郎”这个“日法结合”的名字(目暮是梅格雷的谐音,“太郎”是过去日本男子常用的名字),但是不同于小说原著和翻拍影视那种法国式的幽默诙谐的风格,日剧版则采用了当时日本推理影视常见的阴暗沉郁的基调,再加上扮演主角的爱川钦也虽然是资深的话剧演员和声优,但是并不太适合扮演电视剧中的侦探,导致该剧收视率并不高。但该剧产生了一下意料之外的深远影响,例如在该剧中表演平平的爱川钦也的“东京的梅格雷警长”的扮相却很合日本民众眼缘,以至于后来出版的“梅格雷警长探案”系列日文版小说纷纷采用该剧的剧照作为封面;宇崎龙童创作的该剧主题曲《时光的流逝》数十年来一直在日本传唱。

翻拍西默农小说的《东京的梅格雷警视》剧照1.jpg

    相比梅格雷警长,他的另一位法国同胞的日本化则要成功得多。“侦探与怪盗的对决”是多年来一直深受日本观众喜爱的主题,因此当年与福尔摩斯齐名的“绅士怪盗”亚森·罗宾也常年在日本有着极高的人气,甚至得以发扬光大。

    早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就有日本影视人将“怪盗罗宾”一些故事拍成了电影,可惜因为战乱等原因,这些珍贵的电影资料大多散失了。二战之后,根据“怪盗罗宾”翻拍的影视和动画则有了新的发展。

    先来看看二次元,1971年,日本与法国合拍了动画电影《亚森·罗宾大战福尔摩斯》,将这个19世纪最著名的怪盗与侦探对决的故事以动画的方式呈现在观众面前。受此影响,不久之后,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日本“国民动画”诞生了!

翻拍勒布朗小说的日本动画《罗宾大战福尔摩斯》剧照2.jpg

    1971年10月,动画《鲁邦三世》第一季播出,该动画根据漫画家Monkey Punch(原名:加藤一彦)的同名漫画改编,讲述了“怪盗鲁邦”(“鲁邦”是“罗宾”的日文译名)的孙子,人称“鲁邦三世”的潇洒大盗和他的伙伴们周游世界,进行各种冒险,同时也接受各种委托,不时重操祖上盗窃旧业,横跨黑白两道,与各国警察和黑社会势力斗智斗勇的故事。该动画不仅使用了“怪盗罗宾的孙子”这一设定,还在一些细节上致敬“怪盗鲁邦”系列小说,例如“罗马遗迹”等。

    漫画家和动画制作人所塑造的鲁邦三世是一个令人无法厌恶的大盗,他的追求不在金钱本身,而是为了满足基因里不甘平凡,热衷冒险的欲望。在鲁邦三世身上,集中反应了普通人难以实现的冒险的幻想和潇洒自在的生活,因此虽然原著漫画只有短短二十多卷,但是每年都会不断有新的动画播出,四十多年来人气经久不衰,被誉为“日本动漫界的不死鸟”。

     而在电影方面,日本影视人则有另一番操作,二战之后,他们已经不满足简单地将“怪盗罗宾”的故事翻拍成日本化电影,而是希望创造出属于日本人自己的“百变大盗”。1946年,电影《拥有七张脸的男子》上映,该片翻拍自“怪盗罗宾”系列小说之一的《谜之家》,侦探却变成了日本人多罗尾伴内,由二十世纪三四年代日本“四大历史片男星”之一的片冈千惠藏扮演,多罗尾表面上是一个带着圆眼镜,留着小胡子,其貌不扬的中年大叔私家侦探,实际上却精通变装术,每次都会化装侦查,被誉为“拥有七张脸的男子”。然而他的真实身份却是曾经名噪一时的大盗藤村大造,在金盆洗手之后改邪归正成为了一名行侠仗义的侦探!

翻拍勒布朗小说的日本电影《拥有七张脸的男人》海报1.jpg

     这部根据西方经典推理小说原著改编,又融合了日本人物特色的电影上映之后大受欢迎,电影制作方乘热打铁,开始原创剧本,将“侦探多罗尾伴内”拍成系列电影,多罗尾伴内也称为了二战后日本第一个广受欢迎的影视侦探形象。

      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后,欧美古典推理小说没落,“硬汉派”推理小说兴起,在日本也获得了相当数量的拥趸。日本流行作家村上春树就是“硬汉派”推理小说家钱德勒的粉丝,尤其欣赏钱德勒的“菲利普·马洛”系列,为了还原钱德勒优美的文风,村上还亲自将“菲利普·马洛”系列的经典之作《漫长的告别》再次翻译成日文。

     2014年,日本NHK电视台根据村上春树的译本,经过了长达一年的精心打磨,将《漫长的告别》改编翻拍成五集电视剧。除了将背景和人物全部日本化之外,故事情节基本遵循原著。主角私家侦探増泽磐二(即原著中的菲利普·马洛)由浅野忠信饰演,他完美地演绎出了钱德勒笔下的侦探马洛文艺而又颓废的气质和默默承受着那宿命般巨大的力量,同时在这旋涡中努力寻求自我保护的人格魅力。

翻拍钱德勒小说的日剧《漫长的告别》海报.jpg

     该剧摄影、音乐、美术等技术看媲美电影标准,成功地将黑色电影的视角效果搬到了小荧幕上,在情节方面则淡化了小说原著和美国翻拍电影的暗黑化色彩,突出表现人物情感的部分,更像是一部严肃温情的文艺片。该剧不仅在日本受到观众好评,在中国的豆瓣电影等网站上也获得了较高的分数。

广采各国之长

     除了翻拍欧美推理小说名作,日本影视人别具慧眼地有时还会将一些非知名的欧美推理小说改编成影视。

     1982-1984年,日本TBS电视台播出了“悬疑剧场”系列剧,将一些日本和欧美的推理小说改编成两小时左右的电视剧特别篇,其中1983年播出的《血之死线》由三浦友和与山口百惠这对七八十年代日本经典的“荧幕情侣搭档”主演,也是山口百惠的荧幕告别作。该剧讲述了一位从乡下到东京谋生的芭蕾舞演员良子(山口百惠饰)为了挣钱照顾家庭,不得不放弃梦想到夜总会跳舞,某天夜晚在夜总会无意中结识了被黑心商人骗走血汗钱的年轻打工者明夫(三浦友和饰),同病相怜的两人决定一起回到老家开始新的生活。在良子的劝说下,明夫也决定离开东京前归还自己一怒之下偷走的黑人商人的货款,然而两人在还钱的过程中,却卷入了一起杀人案……

翻拍美国小说的日本电视剧《血之死线》海报.jpg

      充满悬念的剧情和两位演员的精彩演绎,让该剧获得了高达23.3%的收视率。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该剧的原作是欧美的推理作品!该剧根据美国作家威廉·艾里希的推理小说《夜半血案》改编,1946年曾经被擅长“黑色悬疑”题材电影编剧康奈尔·伍尔里奇搬上了好莱坞的大银幕,后来又被日本影视人多次改编成电视剧,其中以八十年代山口百惠和三浦友和主演的电视剧特别篇最为著名。

      除了英美推理小说,日本影视人还会翻拍其它国家的一些悬疑犯罪小说。2006年日本东海电视台晨间剧《美丽陷阱》,就是改编自法国作家卡特琳娜·亚荷蕾的悬疑小说《女傀儡》,该小说曾经在1964年被英国翻拍成电影《美人局》,由首任007 扮演者肖恩·康纳利主演,这一次日本影视人又将它拍成了长达65集的电视剧。原著小说是一个盖茨比式的悲剧,而日剧版则弱化了女主角的贪婪和男主角的阴暗,并给了他们一个相对美好的结局,在揭露了人内心贪婪的可怕之后,又保留了一丝温情,给观众带来一种不一样的三观的震撼。

     2012年的日剧《罪与罚》则是一部“二度翻拍”的作品,该剧源于俄罗斯俄罗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经典名著《罪与罚》,却是根据小说改编的日本漫画拍摄。该剧和原著相比,简化了原来的人物关系,深化了现有人物之间的牵绊。思想理论上既有继承也有创新。与小说突出描述主角的“心罚”相比,该剧更强调“救赎”的过程,体现了日本文化中强调的人与人之间的“牵绊”。

     进入二十世纪90年代,日本影视人翻拍了大量世界各国的优秀犯罪题材的推理悬疑电影。1992年日本电影《十二个温柔的日本人》翻拍自1957年经典美国法庭辩论电影《十二怒汉》,该电影是后来著名编剧三谷幸喜的银幕处女作,相比该电影的其它翻拍版本,三谷在该电影中加入了更多日本人独有的特色,让电影剧情更加曲折,令人回味无穷。

     2010年日本电影《通往死刑台的电梯》翻拍1958年法国同名电影,原电影是法国“左岸派”电影元老级导演路易·马勒的执导的首部作品,通过两个看似独立发展,却又彼此紧密联系的与谋杀有关的故事,展现出人物复杂的内心,成为了法国电影界“新潮运动”的开山之作。2010年翻拍的日本电影,云集了阿部宽、吉濑美智子、北川景子等当红影星,然而整部电影从风格到剧情都过于照搬原电影,只是在细节中体现了一些“日本特色”,这种强行用二十一世纪的日式风格去表现五十年代的法式浪漫的影视化手法实在是差强人意,给大多数观众一种不知所云的感觉,只有少数五十年代欧美黑白电影的爱好者才能体会其中的趣味。

翻拍法国电影《通往死刑台的电梯》海报1.jpg

   2002-2003年中国香港的电影“《无间道》三部曲”红极一时,不仅荣获多项华语电影大奖,根据该电影翻拍的美国电影《无间道风云》更是荣获第79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然而很少有人知道,日本也有翻拍过这部电影!2012年日本电影《双面警察》翻拍了电影《无间道》的第一部,还部分融入了第二部的一些情节,《双面警察》分上下两部:上部《双面警察:潜入搜查篇》和下部《双面警察:伪装警察篇》,由香川照之和西岛秀俊主演,西岛秀俊出色的演绎了原电影中“陈永仁”一角,甚至给人一种“日本化的梁朝伟”感觉,然而日版电影另一位主角“刘建明”就有些让人吐槽无能,虽然香川照之是一位很优秀的实力派的演员,但是无论是容貌还是年龄相比原电影中的扮演者刘德华相差较远,让人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无间道》原电影第一部只有101分钟,日版电影上下篇加起来却长达186分钟,在比原电影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日版电影并没有加入新情节,而是将原电影很多一笔带过的情节具体化,并加入了一些制作人对原电影的理解,例如片中两位主要女性角色关于“双重人格”的谈话,侧面解释了“刘建明”反水的理由。总之,日本电影《双面警察》更像是日本的影视人对《无间道》一部加长版观后感,虽然缺乏新意,但是让我们看到了日本人对这部电影的理解。

翻拍香港电影的日本电影《双面警察》海报.jpg

     近几年,日本电视剧的收视率呈现低迷的状态,为了活跃电视剧市场,日本各大电视台也在不断挖掘更新颖的题材,翻拍欧美国家流行的罪案剧就是其中一个尝试。

    德国电视剧《最后的警察》,讲述了一个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受重伤昏迷的刑警在二十多年后醒来,如何去适应这个一切都改变了的世界,以及和他的新搭档年轻刑警如何在摩擦碰撞中形成默契的故事。该剧2010年一经播出就风靡欧美,先后被翻拍法剧和俄剧,美国电视台也购买了该剧的改编权。2015年,《最后的警察》被改编成日剧,不同于德剧主要强调主角在苏醒之后如何夺回属于自己的正常生活,日剧版更突出表现热血刑警大叔和崇尚科技的青年刑警之间的摩擦碰撞,也不同于德剧令人莞尔一笑的幽默,日剧版则是漫画式的夸张和爆笑。对于日剧翻拍版这种新尝试,观众褒贬不一,但是至少引起了一阵讨论热潮。

     2016年,又有两部翻拍子欧美热播罪案剧的日剧推出。其中一部《嗅觉搜查官》翻拍自乌克兰和俄罗斯合拍剧的《嗅觉神探》,讲述一位鼻子超灵敏的男刑警凭借自己神一般的嗅觉屡破奇案的故事,日剧版虽然主要翻拍俄剧前面部分的案件,没有沿用俄剧第二季那种每个案件都与隐藏的主线有关联的高能模式,但是在人物刻画和案件设置上下足了功夫,主角扮演者阿部宽与俄剧原版的主角无论是外形还是气质都惊人的相似,该剧每集都会邀请一位演艺界名人客串,既提高了剧集的质量,也引起观众的兴趣。

翻拍俄剧的日剧《嗅觉搜查官》海报2.jpg

    另一部《铁证悬案:真实之门》翻拍自美国知名罪案剧《铁证悬案》,日剧版很好的还原了美剧那种具有文艺感的长镜头画面、冷色调的场景和年代金曲,主角外形虽然与美剧原版的金发美女有所差异,但是吉田羊扮演的沉稳内敛的女刑警与美剧版柔而不弱,坚韧稳重的女主角在气质上非常吻合。该剧还融入了日本社会派推理小说的部分风格,并不是简单的“高仿美剧产品”。

            细数了这么多根据欧美及其它国家推理作品翻拍的日本影视,笔者既惊讶于日本影视人“什么都敢翻拍”的勇气,又被他们兼容并蓄的精神所打动,虽然日本翻拍的这些推理影视并不是都能获得成功,但是日本影视人却没有停止尝试的脚步,这也许就是日本推理影视乃至整个推理界长盛不衰的缘故吧。笔者也衷心希望国内的影视人能从东瀛邻国的经验教训中汲取营养,打开国内的推理影视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