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29418412.jpg

——评《京剧原来如此美丽》

文/蓦烟如雪

谁能想象这个作者是一个混迹于时尚圈的美丽女性,她竟然痴迷京剧这一“老古董”;谁能理解这个自中学起就在国外读书的女子,一转眼竟成了普及传统文化书籍的作者;谁又能知晓这本书里每页手绘插画和那些深入浅出的文字解读都出自这位女性,她舍弃了风光无限的工作,一心痴迷于《京剧原来如此美丽》的书稿创作,这份难得,尤为可贵。

京剧作为中国最大的戏曲种类,用“博大精深”并不为过,它吸收融合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它是地方戏曲的精华,也是戏曲艺术的集大成者。作为中国文化的象征,这件传统技艺,开始渐渐少为人知。按照梨园世家谭孝曾先生的话来说“现有的京剧专家很多已步入中老年,不擅长用年轻人喜欢的语言和方式与他们沟通;而年轻一代中又极少有人既懂得京剧,又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去介绍京剧。”

故而,京剧被没落也是能预见的。当然,作为一个传承了多年文化的艺术瑰宝,暂时性的不能引起共鸣,是可叹可惜的,而今遇见了这本《京剧原来如此美丽》,它就像是荒地里钻出的绿芽,有了生机,有了活力。

如何把传统的艺术焕发出新生命,这是这本书重中之重。不懂京剧的人,会觉得京剧很晦涩,而如何一步步循序渐进让读者、让大众去领悟认同,是这本书的潜在责任,这个非科班出生的作者,用自己的感性言语和活泼的文字外加超萌的手绘画风,塑造了一幅幅京剧之美。

作者撇开了琐碎的专业术语,用浅显易懂的字眼文字,去系统完整地将京剧艺术的各个组成部分生动活泼的展现出来。

作为一个不懂京剧的80后读者,在看完这本书后,相对能懂一些京剧行当。例如京剧四大行当:生旦净丑。在未知的状态下,很多人人物京剧就是这四种,可恰恰相反,一个生,就涵盖了老生、武生、小生、红生和娃娃生。而老生虽流派最多,可老生的分支还有唱功老生和做功老生,武老生也分为两类:箭衣老生和靠把老生,这每一层的分支和每一道的讲究都多有不同,在武生中,虽然分为长靠武生和短打武生,二者的表现形式也不同,长靠武生动作要优美、稳重、端庄,要有雕塑般的美感,而短打武生,动作要干净利索、不拖泥带水。为了求证短打武生的动作,我特地看了作者推荐的《恶虎村》《打店》甚至是《夜奔》,虽然电脑上的资源,相对模糊,但短打武生一口气翻几十个跟头,飞几十个旋子,还要脸不改色气不喘,配合锣鼓点,再来一个漂亮的亮相,是真实存在的。

他们的技艺真的不逊色运动员。

作者对于每个行当人物的解析很清楚,从角色人物的对比塑造,到面部妆容,再到表现形式都娓娓道来,按照京剧演员王佩瑜的话来说“全书用大量的图画和通俗语言解释唱念做打、京剧历史、服饰化妆和那些流派创始人,是一本所有人都可以看懂的‘连环画’。”作者传神的描述仿佛就是台下的评者,真的很难看出她是个圈外人。

作者梅若蘅从小浸染在戏曲的熏陶中,她家几代人都喜欢戏曲,在这样的背景奠定下,她有了懵懂的了解,当然,最初如果不是某老总痴迷京剧,她也不会去了解这项技艺,所以,一切皆有因果,一切皆有缘分。这本书是她通过七年的酝酿,深入京剧内里,一步步剖析了京剧的独特之美。

千年孕育的艺术奇葩,我不愿看见它陨落,我希望它不仅在字里行间充满生命力,更希望祖国的青年,都能去感受一番京剧的大气之美,想当初,我愚昧的认为京剧就是北京的戏剧,其实不然,它的前世今生还有很多,它既不是北京的产物,也不是国外翻译的歌剧,它是什么?

我期待读者去了解。它值得我们去一读再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