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29067886.jpg

 

——评《生命该如何寄托》

文/蓦烟如雪

其实身边有几个学舞蹈的同学,在我的感觉里,他们比常人勤劳。

记得我还住在尚书岭的时候,每天一早我去上学的路上,会途径一条有铁栏围着的小路,而那路上会常常看见许多压腿的小年轻们,他们弯腰俯身,那柔软的身姿除了羡慕,更多的是钦佩。

就如同我的同学,她跳民族舞,许是不在行,但是那柔韧性,那水蛇腰,愣是把台下的观众看得一愣一愣的,而今天在看这本《生命该如何寄托》的时候,我由衷的是敬意。

作为80后,我深深为这样的舞蹈者,感到自豪。至少在我的感官中,舞蹈者并未断层,他们青出于蓝,从未间歇,我没有看过她的《身体笔记》,但我觉得认识一个人,听她诉说就好。

这是一本自述,大多人认为舞蹈者可能醉心于舞蹈,在文字上,可能会稍有欠缺,可在我读完此书后,我还是多有改观,虽然这本书大篇幅都围绕着王亚彬本人,她的幼年,成长,入学甚至一步步走向巅峰的过程,这些过程并非像散文那般风花雪月,但也有字字血泪的感觉。

她说:“文字世界里,通过阅读遇见那个内心寂静的我。除了舞蹈,文字其实一直在我身边,摸摸当年被耗损的那台黑色笔记本,觉得什么不仅是一种消殒,同时也是一种体尝和积淀,感悟时与人分享。”

舞蹈是孤独的,最初的王亚彬,并非是想学习舞蹈,而是家人的建议,而通过老师的推荐,她尝试考了北京舞蹈学院,很值得庆幸的是她的能力值得肯定,她自13岁拿到第一个舞蹈界的“奥斯卡”后,更加钻研舞蹈,慢慢懂得舞蹈是什么,天赋加勤奋,让她厚积薄发,参与了多部影视作品,印象最深的要属《十面埋伏》,那飞袖的绽放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对于这个年龄层的人来说,有这些成绩已经了不得了,她依旧不停歇,还去北影攻读了硕士,从班上最矮的学生,到攀越巅峰,这一路,她有太多的不可说。

如同亲力亲为的生活,如同那些习以为常的乌青,如同刺进脚底板的木刺,如同长年累月次次受伤的左右脚。我是看了这本书才知道“瘊子”这种病症,也明白她在遇到这种问题后的艰难。

舞蹈者的脚是生命,一次伤寒,一次歪到,甚至旧疾复发都会影响到作品的发挥,所以在他们的世界你,舞蹈超越了很多很多。

“无声的窗帘背后有暗自的哭泣和疼痛中的挣扎

雨在耳边轻轻慰藉

但也无法抹去梦中的恶魔

为了缓解肿胀只有用手去按摩腑脏

温润我崩溃后的残迹

至少 护膝还陪伴着我”

这段话,或许没有诗歌的韵味,但是字里行间,我们能看见她克制伤痛的忍耐,平常饥饿我们就受不了,她更恐怖的是经期的难受,这种高压的训练非常人能想。

我想在书里,我最能倾听的是她的想家,想父母。

或许这都是一种成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