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世纪与18世纪之交,中国和俄国的天空,几乎同时出现了两颗惊人相似的巨星。他们就是震古烁今的康熙大帝与彼得大帝

       他们都是大气磅礴的传奇君主,一个是运筹帷幄、力挽狂澜的中国皇帝,一个是锐意改革、狂飙突进的俄国沙皇。两位大帝不仅出生时代相同,在位时间相当,而且都具备非凡过人的雄才大略。他们呕心沥血,励精图治,在17至18世纪中把各自的国家带入鼎盛局面:康熙使中国一举摆脱明末清初大动荡后满目疮痍的局面,成为东方最强大的王朝;彼得使落后愚昧的俄罗斯一跃而起,成为令欧洲列强刮目相看的封建强国。

       他们又是两艘巨大航船的舵手,在重要的历史关头驶向截然相反的方向:彼得使俄罗斯迅速走上近代化道路,雄踞欧亚,傲视全球,康熙最终没能跨越封建体制雷池半步,他所开创的盛世王朝;与工业革命失之交臂,很快步入落日辉煌,盛极而衰,由一个洋洋自得的天朝大国急剧坠入落后挨打的悲惨境地,在被西方列强鲸吞蚕食的同时,竟还遭到昔日落后邻国俄罗斯的侵略蹂躏。就连远在西欧的马克思,情不自禁地发出史诗般的浩叹:“这真是一种任何诗人想也不敢想的一种奇异的对联式悲歌。”

20160310085910303.jpg

      一  彼得大帝和康熙皇帝的简介

     彼得大帝,是后世对沙皇彼得一世的尊称,原名彼得·阿列克谢耶维奇·罗曼诺夫,是沙皇阿列克谢·米哈伊洛维奇·罗曼诺夫之子,俄国罗曼诺夫王朝第四代沙皇。

      他是著名统帅,1682年即位,1689年掌握实权。作为罗曼诺夫朝仅有的两位“大帝”之一,彼得大帝一般被认为是俄国最杰出的沙皇。他制定的西方化政策是使俄国变成一个强国的主要因素。

      1689年的沙俄政权是一个落后的国家,在东方落后于清朝,相比西欧的英法德更是落后很多。当时的俄国到处盛行着农奴制,神职人员愚昧无知,文学暗淡无光,数学和自然科学无人问津,整个俄国几乎还在中世纪时期。

      1697至1698年间,彼得到西欧作了一次为他随后的统治定下了基调的长途旅行。他以一个下士彼得·米哈伊洛夫的身份,率领了一个大约由250人组成的“庞大的使团”游历修各国,看到了许多否则就无法看到的事物。总之,彼得尽了最大的努力学习西方的文化、科学、工业及行政管理方法。 

      1698年回国之后,他立刻开始在自己的国家发起了声势浩大而又严厉无比的改革运动,这场彻底改变国家命运的大改革波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教育和宗教等各个方面。

       在经济方面,大力鼓励工商业的发展;在政治方面,改革的目的是建立完整的中央集权统治,加强工作效率;在社会风俗方面上,彼得也主张实行西方化,俄国这个由贵族阶级统治的国家最终在很多方面都实行了西方的风俗和文化;在文化方面,彼得成功地对正教会实行了部分改组,并在在俄国创办非宗教学校,鼓励发展科学。 

       除了所有这些内政改革外,彼得还对外交政策实行改革,这对未来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在南部战场,俄国与土耳其初战告捷,于1696年攻克了亚速港,从而在某方面来说给俄国开辟了通往黑海之路。在北部战场,俄国通过战争吞并的领土大体上包括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芬兰附近的一片重要领土,给俄国提供了波罗的海上一个“瞭望欧洲的窗口”。彼得在征服瑞典所获的土地的一部分上,建立了一座新城市圣彼得堡,并定都于此。 

       彼得推行的许多国内政策和多次展开的对外战争当然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不可避免地要强行增收赋税。高税收和改革本身激怒了许多俄国人,出现了几起叛乱事件,但是都被彼得无情地镇压下去了。虽然彼得在自己的鼎盛时期就有许多敌手,但是今天西方和共产党的史学家们都一致认为彼得是俄国沙皇中最伟大的沙皇。  

       康熙皇帝,原名爱新觉罗·玄烨,生于1654年,7岁时,在孝庄皇太后的主持下,登上皇位,14岁时亲政。“少年天子” 康熙执政后,充分展示了他的政治、军事天赋及雄才大略。

       在政治经济上,实行仁政,轻徭薄赋;设立驻藏、蒙大臣,治理黄河、淮河,疏通槽运;在军事上,运筹帷幄,力平三藩,收复台湾。消灭了蒙古的噶尔丹,与俄国签订了一个稳固北方边境达170年之久的《尼布楚条约》,阻遏了俄国贪得无厌的侵略野心;在文化上,也有可陈之处,组织人马编纂了《数理精蕴》、《历象考成》,并开始纂修《四库全书》,这是中国最大的一部丛书。

       康熙是中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一生都十分勤政,兢兢业业,不知疲倦。在中国历史上,康熙是可与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比肩的皇帝,具有雄才大略、文治武功。他和他的子孙们一起创建了“康乾盛世”。 

2014919104517815.jpg

        二 彼得与康熙的相似与不同

       彼得与康熙一生波澜壮阔的历程,充满那样复杂而神秘的巧合。他们同是少年登基,同样博学勤政,甚至连幼年的曲折命运,也充满谶语般的相似。然而透过两人这些表面上的相似处,再度进行分析,我们也能发觉到两位皇帝小到个人性格,大至治国方面的种种不同。正是这些不同,决定了中俄两个国家和民族的在之后一两百年截然不同的命运。

       个人认为,彼得与康熙主要有以下几个不同点:

        第一,不同的性格。性格决定命运,这条真理对康熙和彼得来说同样适用。在他们迈出人生第一步时,不同的文化土壤和性格气质,就已锻造出他们明显的差异。

       康熙是幸运的。他有一位宽仁博大的祖母孝庄皇太后,十分关心他的成长。她一直以帝王的标准严格训练孙儿,教育他要“宽裕慈仁,温良恭敬”,甚至连一举一动都要“俨然端坐”,中规中矩。因此,康熙的一生既受到满洲骑射文化的训练,又受到蒙古草原文化的熏陶,还受到汉族儒家文化的影响,可谓“全能皇帝”。正是这种严格认真的教育,形成了康熙雄浑博大的学识修养,培养了康熙果断坚韧又不失宽宏仁慈的人格力量,他酷爱中国的儒家文化,并终生用它来治理中国。

       与康熙相比,彼得则不幸得多。在他年仅四岁时,老沙皇突然病逝,孤儿寡母、势单力薄的彼得母子命运岌岌可危。彼得十岁那年,经过一系列血腥的斗争,同父异母的索菲娅公主先发制人,以谎言和承诺赢得射击军的支持,兵围皇宫,拥戴彼得一派的皇后亲属纷纷人头落地,一颗颗血淋淋的头颅被挑到射击军的矛尖上。索菲娅在斗争中占据了上风。此情此景让彼得深受刺激,他的一生从此崇尚暴力,在残暴与恐惧之间彷徨。阴险狡猾的异母姐姐那种翻云覆雨、复杂多变的政治手腕,给年幼的彼得以深深的影响,使他学会对待敌人应该如何恩威并用,残酷无情。少年时代那一幕幕以暴制暴的经历,使彼得终生崇尚强权,充满野性不羁的气质里蕴涵着强烈的叛逆精神,他要以疾风暴雨的方式抽打着俄罗斯一路飞跑。

       第二,不同的学习观。康熙俨然是中国“史上最热爱科学的帝王”。这位称孤道寡的皇帝陛下,对西学的了解和掌握程度令人瞠目:从天文地理,到物理、化学,甚至高等数学、西洋音乐,他全都学过,而且学得还不错。 

       更为可贵的是,康熙皇帝对西学的钻研和兴趣是全方位的。不但注重书本知识,而且注重实践。他在宫中设立实验室,试制药品,学会了种痘,在他的子女和宫女们身上实验后,效果很好,立即推广到蒙古。为了解人体解剖学的知识,他还亲自解剖了一只冬眠的熊。在黄河、淮河、运河交口的大堤上,他指着东流的河水,耐心地向当地负责管理水利的官员讲解如何计算水的流量。他甚至还在中南海丰泽园内试验起了杂交水稻,比今天的世界“水稻杂交之父”袁隆平还早了三百多年!  

   康熙对西学的满腔热情,不仅在中国宫廷掀起一股空前的热潮,在西方也不胫而走,引起很多人关注。1697年甚至引起了德国的著名思想家莱布尼茨惊叹。

       在莱布尼茨盛赞康熙的同年,当时欧洲最大的造船中心之一的荷兰赞丹,来了一群学习造船的俄国留学生。学生中有一个名为彼得的人,自称是个下士。这个身高两米多的下士,和工匠们吃住在一起,吃粗茶淡饭,汗流满面地干活。凿木头、造军舰、学驾船,他的手艺样样出色,被师傅和工友们推荐为“优秀工匠”。他,就是俄国的沙皇彼得。彼得刻意隐瞒帝王的身份,以普通人的身份来到欧洲,如饥似渴地学习着一切感兴趣的东西。在瑞典,他扮作游客,爬上制高点观察瑞典人的要塞地形,测量绘制要塞平图,差点与守军发生冲突;在英国,他冒充学者,上门拜访牛顿,还和著名数学家弗哈森攀上了交情,津津有味地和他们讨论科学方面的问题…… 

       通过这些小故事,我们也可以分析出,彼得、康熙热爱学习是有所不同的。

       康熙对西方科学的浓厚兴趣,仅止于个人爱好,对科学技术造福于国计民生的重大作用并无充分认识,那个时代,自然经济占统治地位,资本主义萌芽受到压制,缺乏近代科学产生的社会条件;八股取士使学子埋首经书,而不去钻研学习与生产生活相关的知识;思想领域的专制统治和闭关锁国政策也不利于近代科学的诞生。西方科技仍被视为“奇技淫巧”,治国理念仍然是理学唯尊。 

       彼得对西方科技的着迷,一开始就来自于他振兴国家的强烈愿望,他将西方科技视作霸业利器,带着明确的功利实用目的。学成回国之后,彼得开始在自己的国家发起了声势浩大而又严厉无比的改革运动,这场彻底改变国家命运的大改革波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教育和宗教等各个方面。他使得落后的农业俄国完成了工业化的大跃进,从愚昧无知的深渊登上了世界光荣的舞台。 

      这就是两位皇帝学习观的差别。在红墙深锁的宫廷之内,当康熙完全出于个人兴趣沉醉于西学的神奇时,彼得已远走天涯寻师问道,缔造了俄国关注世界发展的开放姿态。

      第三,不同治国观。康熙深谙“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君王之术,谨记祖母当年“得众则得国”的教诲,一生尊奉“敬天、法祖,勤政、爱民”的信条。有一次康熙出外巡察,路遇一人倒卧地上拦挡圣驾,侍卫正要严加惩处,康熙立马阻拦,令人问明情况,得知他叫王四海,是个佣工,回家路上因为饥饿晕倒了。康熙说不要惊吓了他,你们马上热粥给他喂了救他。在王四海喝了热粥之后苏醒过来后,康熙了解到这个人家里的确很困难,又送他盘缠让他回老家。王四海感激不尽,四处传颂当今圣上的爱民功德。这件小事是康熙治国爱民的一个缩影。他常说,我不用长城,我用人心,人心就是我的长城! 

       中国历代皇帝都把“家给人足”作为最高的治国目标,康熙竭力维持的也是这样一种自然经济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形态,他清楚地给自己设计了“家给人足,百姓乐业”的为政的蓝图。 当康熙终于看到天下太平,国势日盛之时,随即提出了“持盈保泰”的思想,满足于百姓岁足年丰、人民鼓腹讴歌的社会图景,到处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在另一条道路上,彼得则用严酷的鞭子赶着俄罗斯在近代化道路上进行急行军。彼得是一位锐意进取、百折不挠的改革家,为了推行他的强国梦想,他不惜一切代价。用普希金的话说,彼得的某些诏令“是用鞭子写成的”。同样是一次外出巡查,彼得和首都警察局长乘车过河时,彼得发现桥梁出了故障,他觉得这是警察局长玩忽职守疏忽大意所致,不由分说给了这位局长一顿好打,以示警告。彼得说:“这是要你好好记住,一定要让大街和桥梁畅通无阻,以后你自己要多加巡视。”

       彼得不顾一切地推行他的改革,为了排除干扰和反对,他动辄抡起棍棒殴打,强迫大臣执行命令,他的惩罚措施从小额罚款到没收全部财产,从折磨肉体、流放做苦役,直到处死,应有尽有。他的改革将俄罗斯人推向忍耐的极限。直到甚至连自己的儿子阿列克谢也无法承受,开始积聚力量反对他的改革。于是彼得果断地处死了太子,废掉了包庇太子的皇后,改立支持改革的叶卡捷琳娜为皇后,并且指定她为皇位继承人,以确保改革的继续进行。

       在所有反对改革的风波中,即便是自己的母亲、叔叔、岳父、儿子,彼得也会断然与之决裂! 

      然而,历史的悖论竟然出现了。康熙仁政爱民,彼得凶暴治国;康熙修德中外,彼得侵略扩张;康熙激于道义,彼得唯利是图……结果却是俄罗斯一飞冲天,中国却走向回光返照式的最后辉煌。

        还是用数据说话吧:1700年,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占到世界总值的23.1%,而俄国仅占3.2%;而俄国1700年—1820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幅度远远超过欧洲和世界平均速度,更远远超过中国,大踏步跨入西方列强行列。 

        很明显,站在道德的立场,康熙似乎是胜者。而站在治国的立场,他被后来居上的彼得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三 、关于康熙和彼得不同治国方略的反思

         盛衰无常,世事难料。两个同样勤政有为,励精图治的帝王,为何治国的效果迥异?

        如果没有近代资本主义的产生,没有工业革命的发生,清朝帝国无疑还可以称雄于世界的东方,继续做着他们自恃强大、万方来朝的天朝美梦。

       资本主义在几年中创造的生产力相当于过去几百年的总和。在这样天翻地覆、一日千里的变革面前,闭关锁国,夜郎自大,抱残守缺,其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个人以为,与彼得相比,康熙的阙失在有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对外部世界茫然无知、对外部世界的变化缺乏敏锐感。早在16世纪初至整个17世纪,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美国乃至俄国等列强先后以武力、文化、商贸侵略中国,通过局部战争及西方商品的流入,作为清朝皇帝的康熙应该知道西方的船坚炮利、器物的精致、科技的发达。

       彼得能正视俄国的差距,以谦逊、如渴的态度向西方学习,而康熙不能正视中国的落后,缺乏敏税性,安于现状,不能与时俱进、与世俱进。

       第二,闭关锁国,实行海禁。康熙早年曾废止禁海令,晚期日趋保守,又开海禁,并自此成为清朝的一项国策,及至他的孙子乾隆都自认为“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不假外夷货物以通有无”。 这种夜郎自大式的盲目自信,导致了清朝政府对外政策的保守,丧失了搭车前进的时机。严重阻碍了科技与文化的进步,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拉大了中国与西方经济与科技的差距。

       彼得不仅带头向西方学习,还全面推行欧化、开放政策,移植西方科技,大力发展近代工业。康熙也从西方传教士那里学了一点近代科技知识的皮毛,但他仅是抱着一种猎奇的心态在把玩,远没有上升到象彼得那样将其作为国民教育的重要内容,中国还是千篇一律地搞那套经世不能致用的八股科举文化。

       中俄两个繁荣强盛的帝国,表面的相似,掩盖着实质的差异。一个是封建主义的迟暮,一个是资本主义的青春。在历史的十字路口,康熙和彼得截然不同的选择,决定了两个国家的不同前途。 

无标题33445如.jpg

       彼得大帝是俄国旭日东升前的曙光,而康熙大帝虽创出一个康乾盛世,却终究是落日前的辉煌!举凡治国不进则退,欲单纯以保守为目的,其势必然难以长久。今天,当我们面对一个更加激烈的综合国力竞争的国际环境的时代,重新审视康熙和彼得两个人物曾为国家发展制定的方向,会更清醒我们将要走一条怎样的路。以上就是我在对比彼得和康熙两位皇帝的治国方略之后的最大感触。

参考资料:

《天朝向左,世界向右:近代中西交锋的十字路口》王龙著 华文出版社 2010年

《彼得大帝与康熙大帝》  谢志浩著   来自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