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璃人泪

无房无车无钻戒,不办婚礼无蜜月。即便从裸婚的定义也不难窥见,钻戒是缔结婚约的一个“大件”。但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来看,钻石既不如房和车来得不可或缺,也不如父辈的“黄货”来得保值,它如何能代表爱情呢?

欲望.jpg

汤姆·佐尔纳曾像无数热恋男子一样,满怀希冀地将钻戒套上爱人的手指。可是婚事告吹后,被退回的钻戒如鲠在喉,实在是根昂贵的刺。在《欲望之石:权力、谎言与爱情交织的钻石梦》一书中,佐尔纳由这段往事展开,讲述他寻踪十个钻石之乡的故事,包括钻石的产地、加工区和主要市场。读罢,我们不会替他惋惜那颗钻石的去留,因为还有太多事值得忧虑呢。

被退回的钻石自然是不可能留给下一任女朋友了,它不像金饰一样可以重新回炉打造,顶多略有损耗。作为地球上最坚硬的物质之一,钻石在希腊语中意为“不屈不挠”,每颗经过打磨的钻石仍有天然的差别,憧憬着独一无二爱情的恋人将自己的回忆寄寓在指上的克拉间。

佐尔纳却发现,这种寄寓充斥着商业谎言。行业巨头粉饰钻石的神话,隐藏它的来源,暗示它的灵性;投入大量金钱,限制钻石产量来营造稀缺、维持价格高位;通过夸大的广告颠覆群体的价值观,某些潜规则应运而生,譬如进驻日本市场时的普遍标准是花三个月薪水给未婚妻买钻戒。一切都源于巨额利益,钻石的价值正在于价值的假象。有新的挑战或威胁,他们就编织出新的谎言,尽管谎言本身可能是诗意的。

然而,钻石的另一面非但跟爱情扯不上边,简直令人幻灭:高昂的价格导致走私横行,有层出不穷的人体藏钻法就有见招拆招的检测法;看似得天独厚的钻石产地却成为阴暗的地狱,因它源泉自盗引人至,也因它能轻易换取大批枪炮;第三世界的钻石加工企业毫无成品的光芒,蔽日粉尘中随处可见非法雇用的童工……它甚至被称作“非洲诅咒之石”。

如果知道手中的钻石可能有着带血的过往,我们还会以此见证婚姻吗?佐尔纳好友的看法或有代表性:虽表示意外和担忧,还是不能免俗。毕竟,向朋友展示收到的钻戒跟其他贵重礼物存在本质的分别。佐尔纳也承认,人类对钻石的欲望可以在心理学上找到依据,“我们深信钻石拥有力量的想法本身就是力量”。

更进一步说,“对钻石饥渴的真正驱动力并不是爱情本身,而是出于可能没有爱情的恐惧”,对其他奢侈品的渴求亦是如此。理性地说,我们都明白再大的钻石也无法为爱情保鲜,但潜意识里还是攥着清澈的碳块来抚慰焦虑。

变成共性的潜意识可能变成商业操控的权柄,它不会展现在璀璨动人的钻石柜台上,但红尘男女隐隐的恐惧是它的缩影,谎言就像钻石背后无从考证的鲜血一样,为美妙的爱情蒙上似有若无的尘。

欲望1.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