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_副本.jpg

        

       盛可以的文字一直是辛辣而干脆的,中国女作家总是能在其书写中感受到地域的特色,方方与池莉笔下充满了武汉女人的斩利痛快,而在她的文字中,我们似乎可以感受到一丝湖南辣妹子的倔强直接,却又在其独特的视角中体会到一丝生命的苍凉。

        在这本小说集《福地》中,集合了6部中短篇小说,每一部都选择了生活中荒诞却又现实的情节,《福地》中由于各种各样原因而选择代孕的女人们的众生相,《喜盈门》对于生的挣扎与死的渴望之间的荒诞,《香烛先生》荒诞却又悲伤的抵抗孤寂的方式,《弥留之际》对于他人情感的践踏与卑劣,《算盘大师张春池》中对于现实体制制度的讽刺,《小生命》中对于责任与人性的探讨,都让人在爱与恨、生存与责任、生与死之间苦苦挣扎,发现生活令人哭笑不得的一面。

       值得人注意的一点是,作者选取的讲述者都是简单纯粹的存在,《福地》中的桃子,《香烛先生》中的九天,甚至是《算盘大师张春池》中的张春池,她们都是彷如一张白纸的人或是有些痴傻,在这个故事中,她(他)们不仅起到了媒介的作用,通过她(他)们的视角将故事表现得更加全面,而且在这些简单的存在面前,世相变得更加荒诞离奇而讽刺,在这些荒诞离奇和讽刺面前,这些单纯简单的人,不得不寻找自己的出口,桃子将石头想象成自己相依为命的福气,九天用自己微弱却坚决的方式去寻求温暖,张春池甚至想要移民到火星去躲避,在制度与人性的压迫下,每个人被迫做出努力去继续生存,大多时候,这些单纯的灵魂不愿屈服,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去坚持自我;可是还有一些无法抵挡逐渐屈服的灵魂,九天变得更加喜爱参加丧葬,因为在那里他能得到更多的关注与善意,以及微小的一席之地。而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孩子身上,不能不让人格外痛心。

      作者似乎乐于选取孕育以及葬礼的故事,或许在作者看来,人类其他的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只有生与死是神圣而值得关注的,也是值得书写的,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生活中的矛盾都被磨得更加尖刻可怕,随时可以穿破那层温情脉脉的面纱,而写下这些故事的作家,也是在用这种方式,去抵挡自己生而为人的敏感与孤寂吧。 

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