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28588296.jpg


读书的时候,老师会要求我们写日记,等到学业渐渐繁重起来,就改为写周记。那时候无论是真的有那么多事情可以写,还是纯粹是为了应付,但至少都是完成了老师布置的作业。而随着摆脱学校的生活,越来越多的人会因为上班的繁忙,而不屑再动笔写日记或是周记,一来是总觉得自己没时间,二来是实在觉得没什么好写。

生活似乎就是如此简单,日复一日,没有特别值得纪念的事情。之前在网上看到有人做“每日一拍”的行动,旨在鼓励大家从细小处去着眼,去发现生活之美。有很多人坚持下来这么做,倒不是真的他们每天都有丰富的业余活动,而在于他们真的在寻找每天的不同。

彭导也是这么一个善于观察的人,就如他所说:“我喜欢留意小事儿,大概是我对这个城市、这些小区的小癖好。”彭导的作品也都是从小事出发,如《志明与春娇》是从戒烟令出发,讲述因青年男女需要躲进狭窄的后巷抽烟而引发的故事,再如《维多利亚一号》是从楼市疯涨出发,讲述为了买房还引发杀人动机的故事……再从这本《一些无可厚非的小事》一书中看,虽说是一本文集,但可以看出无论何时,彭导一直在创作,哪怕是意象,也把它转化成为文字,倒不是为了写而写,只是觉得应该写下来。

彭导在前言中说:“为什么不同年代的文字,看起来还契合得如此和谐?”尽管有些时候我们成长了,不过我们依旧是我们自己。有时候我也会回过头去重新看自己之前的文字,虽模糊但终究是种记录,而这种记录也是我们身边小事的记录。《一些无可厚非的小事》中的很多文字并不长,像《考验》、《高低估》等大概也就五六百字吧,不过,却很真实地记录了彭导身边发生的事情,回头看看倒也可以成为一种经验、一种教训。文字只是发现身边小事的一种途径,当然还有绘图、摄影等等记录的方式。

或许是这本文集涵盖了彭导二十多年来创作的短篇小说、散文、集文及信札,内容比较杂,故而在每一章的分类上略显奇怪,或许有些人习惯从内容着手,而我自己本身习惯从题材着手,前一篇还在看散文,后一篇变成了小说,一时间倒是有些难以接受。不过,这些事情也无非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只要是好的作品,无论怎样都会得到别人的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