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是否因为艺术具有超然的地位,艺术家就可以自然而然地享有“豁免权”——与纳粹及国家社会主义互相媾和的罪责的豁免,通过抽象抹除差异性、代之以空洞意义的罪责的豁免,逃脱道德和伦理责任的罪责的豁免?

0.jpg

作者:[法]让·克莱尔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恐怖与理性之间的先锋派

原作名: La responsabilité  de l’artiste

译者:赵苓岑 曹丹红 

出版时间:2015年3月

ISBN:9787567528505

最优版本纸质书底价:亚马逊(RMB:31.00

最优版本电子书底价:无

书籍概要: 

这部作品通过分析先锋派艺术在二战前后以及现今的发展情况,勾勒出了先锋派艺术在现代逐渐堕落的历史谱系,并重申了艺术的使命以及艺术家的责任。通过本书,或可对现代艺术的本质和意义有更深入的理解。

1.jpg

基希纳《布格施塔肯港口》。图片来自网络

一.现代性与先锋派

“现代”在拉丁语的词源里意味着适度、规则、和谐,与时间保持一致;“现代”在如今则是追求新事物以及追新的狂热,意味着过度、焦虑、不和谐。现代这种躁动的基调映射在先锋派的发展之中。

(一)现代性的二重性

波德莱尔最早使用“现代性”的现代含义,一方面是对永恒、宁静、和谐的诉求,另一方面是渴望新奇,对现在、短暂、瞬间的追求。

(二)现代的先锋派

现代性是先锋派生长的土壤,先锋派与现代性同样是矛盾的。先锋派身陷启蒙和浪漫的双重矛盾,一方面先锋派试图完成启蒙任务,追求科学进步;另一方面先锋派又沉迷于浪漫主义的非理性,相信天才与灵感。先锋派是灾难性的、模糊的。

 2.jpg

基希纳《盛放的花树》。图片 来自网络

二.第一宗罪:二战之前的先锋派(20世纪上半期)

作为二战前先锋派的重要代表,表现主义和包豪斯运动带来恐怖政治的先兆,它们不仅没有表达出精神至高无上的自由,反而成为偏执思想和野蛮暴力的试验场地。

(一)表现主义

1.特征:表现主义主张不同于现实主义的表现方式,倾向通过神秘感来征服感觉,而非理智地讲述意义。这一点与纳粹通过神秘感与非理性操纵大众的宣传方式不谋而合。

2.被歪曲的表现主义:尽管表现主义的艺术手法满足了纳粹催眠人民理智的需求并为纳粹所利用,但实质上是纳粹歪曲了表现主义美学。表现主义的本质是对自身的孤独、荒诞表达出来的痛苦宣泄,与纳粹的暴力机器并没有直接的关联。

(二)包豪斯运动

1.特征:包豪斯运动以功能主义建筑为主,体现理智、合理、经济、有效的生产效能,一定程度上服务于纳粹技术统治世界的目标。

2.包豪斯运动与纳粹的合谋:包豪斯与纳粹的结合揭示出技术的本质,即技术已经成为全球化的事业,技术不断加强对人类生活的控制。纳粹对技术的掌控是如此成功,而极端民族主义和极端机械主义的结合最终导致了绝对之恶的降临。

 24.jpg

包豪斯的玻璃幕墙结构建筑。图片来自网络

三.第二宗罪:二战之后的现代派(战后至80年代)

这一时期的先锋派以受美国影响的抽象主义为主,主张一种近乎无意义的表现方式,而这种方式清空了表现内容所应当具有的意义,带来了一种抽象而普遍化的恐怖。

(一)抽象主义的兴起

纳粹时期,欧洲的语言和艺术在不同程度上和极权恐怖产生了媾和。在二战之后,这些被污染过的语言和艺术成为不能触碰的禁区。由此,兴起于四十年代美国的抽象主义艺术逐渐占据了主流。

(二)抽象主义的特征

抽象主义以一种空洞的表现形式(抽象、极简)来证明世界的空洞,这种不带任何传统色彩的表现方式很好地摆脱了纳粹和国家社会主义的罪恶和污染,具有趋向国际化、多元化、普世化的特点。

(三)抽象主义的后果

这种普遍化抹除了文化的差异,带来了一种新的无意义的恐怖。它造成了精神贫瘠,这种贫瘠体现在民族方言的丧失、语言多样化的削弱、感官和感觉的贫乏、逻辑的衰竭乃至于知识和回忆的消亡,最终艺术成为了消极普遍化的牺牲品。

 28.jpg

罗斯科抽象主义色块画系列之一。图片来自网络

四.第三宗罪:如今的先锋派(80年代至今)

如今的先锋派主要体现为新表现主义,这种艺术方式没有承担起艺术对社会和人的伦理责任,依然罔顾艺术最基本的原则和规范,继续沉溺于无理性和抽象化的双重泥潭中。

(一)新表现主义的兴起

新表现主义在八九十年代兴起,这种先锋派体现出了一种“混合交际语”的特征,即简单、粗暴、不和谐、马虎、狂放等一系列完全枉顾艺术规则的特点。

(二)新表现主义的堕落

新表现主义代表着艺术堕落的处境,一方面新表现主义沿袭表现主义追溯民族主义记忆,既向无限和永恒的神秘敞开,又受到非理性力量的威胁;另一方面新表现主义如美国抽象艺术一样,倡导国际化、消除民族界限,导致了形式化、整齐划一的抽象艺术语言,清除了主观和感情的维度。

(三)新表现主义所回避的责任(即艺术的责任)

先锋派的艺术抛弃了艺术家的责任。艺术要求风格和形式,分别代表了艺术语言的恰如其分和伦理的道德正义。艺术家的责任是确立人的独立性原则,确立人和人之间的伦理关系。这也正是自二十世纪初以来的先锋派艺术家始终没有肩负起的责任。

 

结语

克莱尔关于艺术责任的结论最终回归到了法国著名思想家列维纳斯关于“面容”问题的伦理讨论,即我们应当对他人承担起责任的问题。为艺术而艺术的道路一旦走到极致,伦理道德统统从艺术身上剥离,那么,艺术自身也将陷入绝境。这也是克莱尔对先锋派艺术始终在规避承担社会责任这一问题的回应。

 

 

 

 


作者:Elinor

10.jpg

橡树和白杨在张望。

让艺术陷入泥潭的并非艺术本身,而是无处不在的人性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