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伯庸是位“神奇”的作家。   第一,听说,马伯庸身上有个惊天“大魔咒”。他自诩衰神,凡近其身之人必倒霉; 第二,为了避免祸事上身,他给...

  •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永远与小说扯不清关系。那就是写小说的和读小说的,都是爱小说的人。汪曾祺说过,写小说就是把一件平平淡淡的事说得很精致。真的吗?我们看看王安...

  • 人类历史上,积聚了无数恶毒语言,去咒骂欧洲的中世纪。荣格在《红书》中就曾说过,整个中世纪皆是地狱。这或许带有点个人情绪,可中世纪的确是一个使欧洲文明发展放缓的黑暗时期。 ...

  •   尽管汪曾祺在《草木人间》里说,“带着雨珠的缅桂花使我的心软软的,不是怀人,不是思乡”。可我觉得,只要惦记草木,又挂念人心,那一定是与思乡有关的。而思乡,实则...

  •   李安拍新电影了,《比利∙林恩的中场赛事》。影片的宣传并未落实在剧情上,反而一再渲染“4K、3D、每秒120帧”的技术噱头。电影技术“小白”们摆出一副吃瓜群众的表情,心里默...

  •   小说能治病,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有两位小说的资深“读者”,剑桥大学英国文学专业毕业生埃拉.伯绍德和苏珊.埃尔德金,为了专治我这种“天生不服”的病,...

  • 我们常常以为“误读”是指说错话、读错字,误解其他人的意思。孰不知,将这个词语放在文学语境中,却别有深意。在比较文学中,误读是指读者用自己的知识与见识解读文本,是表达个人观点的一...

  • 2016年8月21日, 中国年轻的科幻小说作家郝景芳凭借《北京折叠》,荣获第74届雨果奖中短篇小说奖。这是继2015年刘欣慈的《三体》之后,中国作家再次获此殊荣。 在我...

  •   这个夏天,张悦然的最新长篇小说《茧》出版了。 她是“出名要趁早”的那类作家。14岁出道,就在《萌芽》上发表作品。要知道,那是多少少年作家羡慕不已的文学园地。...

  • 作为书迷,你可以不知道劳伦斯•布洛克是谁。但是,如果你连“雅贼波尼”和“杀手凯勒”都不知道的话,那我真要替你遗憾了。布洛克是他们俩人的“父亲”,是让他们栩栩如生地活在书里的推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