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璃人泪 古语“太阳底下无新事”。文明发展到20世纪,聪慧的人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或许更可大言不惭地说,纵有新事也尽在掌控。再往前走呢?似乎有什么开始失控了:频繁的台风、地震,...

  • 文/璃人泪 人类为什么重视珍奇的东西?戴安娜·阿克曼说:“‘珍奇’这个形容词暗示着不寻常的特质,加上永久的罕见性。”珠宝矿产、藏书邮票,个人癖好是独家珍藏,而自然界里的珍奇生命则是...

  • 文/璃人泪 虽然在大卫·霍克尼眼里,绝大多数当代艺术家都摆脱不了毕加索的影响,但以毕加索最负盛名的几幅作品(《亚维农少女》、《格尔尼卡》、《梦》)观,他的作品并非那种外行都能一见倾...

  • 文/璃人泪 狼的形象,在传统印象里绝对算不上正面。它们凶猛狡黠,远不同于它们的近亲——狗。《小红帽》、《三只小猪》、《狼和小羊》是孩提时代就耳熟能详的狼的形象,“中山狼、无情兽”,...

  • 文/璃人泪 莎翁笔下坠入情网的朱丽叶谨慎的小儿女之态惹人疼,她制止了凭着皎洁明月起誓的情郎:“不要指着月亮起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有盈亏圆缺;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

  • 文/璃人泪 “洛丽塔,舌尖得由上颚向下移动三次,到第三次再轻轻贴在牙齿上,洛-丽-塔。”这个广为人知的开篇在许荣哲的《小说课》里被列为十大经典小说开头。而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本人则...

  • 文/璃人泪 日剧《多谢款待》讲述了吃货少女变身美厨娘,藉此排除人生万难的故事。但它真正的主角并不起眼,是那只被女主视若珍宝的米糠罐。老奶奶死后灵魂寄于罐中,每当女主遇到什么坎,抱着...

  • 文/璃人泪 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网购,外国青年戏称其为中国的“新四大发明”。有赖于科技的进步,对便利的生活习以为常、且对更多新技术跃跃欲试的当代青年,恐怕很难想象穿越回过去要怎...

  • 文/璃人泪 小鸡露易丝真是调皮啊!一次次走出农场去冒险,看看哈利·布里斯画笔下的小鸡狡黠的眼神,像极了趁父母不备偷偷去尝试禁令的小朋友。外面很危险啊,亲爱的小朋友,一定得先看看《小...

  • 文/璃人泪 商业与艺术联姻,喜忧参半。这不难理解:艺术家也要生活,商业的保障是艺术的助推,尽管时有对市场的迎合。大卫·伊斯曼在《贩卖音乐:美国音乐的商业进化》一书中回顾了十九世纪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