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璃人泪 曾读过一本讲述文学中爱情意象的书,叫做《法国人如何发明爱情》。书名毫无违和感,法国就是我们印象中的浪漫之都。除此之外,我们还给法国贴上过很多标签,或者说怀有很多期许。譬...

  • 文/璃人泪 一百多年前第一部移动电话问世时,被率先应用于马车和船只上,从此旅途中亦不必担心失联。当时的人类大概很难料到,百年后的人类会对移动电话上瘾,难以自拔。不是我们绑架了手机,...

  • 文/璃人泪 常言道,上帝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经历过困境的人是不会小瞧这扇窗的力量的。如同欧·亨利经典短篇《最后一片叶子》中,绝望的人可以因窗外的风景重获新生,无论...

  • 文/璃人泪 现代人餐桌上的美味似乎过于丰盛了,鲜有人记得老子说过的“五味令人口爽”,盐只是诸多选择中最朴素的一样。不过我们仍然会说“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这样的话,而不是海鲜...

  • 文/璃人泪 八卦是如何产生的?一是别有用心,二是添油加醋,三是以讹传讹。人生在世,要做个八卦绝缘体实在困难,除非像《红楼梦》里的小红,为避嫌把名字也改了,传起话来滴水不漏,否则纵使...

  • 文/璃人泪 就算不熟悉奈良美智,也一定见过他标志性的娃娃形象(奈良本人声称这个看着像女孩的娃娃没有性别),睥睨一切愤世嫉俗的样子,令人一见难忘。如果TA曾经打动过你,如果你不理解为...

  • 文/璃人泪 古语“太阳底下无新事”。文明发展到20世纪,聪慧的人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或许更可大言不惭地说,纵有新事也尽在掌控。再往前走呢?似乎有什么开始失控了:频繁的台风、地震,...

  • 文/璃人泪 人类为什么重视珍奇的东西?戴安娜·阿克曼说:“‘珍奇’这个形容词暗示着不寻常的特质,加上永久的罕见性。”珠宝矿产、藏书邮票,个人癖好是独家珍藏,而自然界里的珍奇生命则是...

  • 文/璃人泪 虽然在大卫·霍克尼眼里,绝大多数当代艺术家都摆脱不了毕加索的影响,但以毕加索最负盛名的几幅作品(《亚维农少女》、《格尔尼卡》、《梦》)观,他的作品并非那种外行都能一见倾...

  • 文/璃人泪 狼的形象,在传统印象里绝对算不上正面。它们凶猛狡黠,远不同于它们的近亲——狗。《小红帽》、《三只小猪》、《狼和小羊》是孩提时代就耳熟能详的狼的形象,“中山狼、无情兽”,...